為何行政院長總是在下台後,才提出對公務部門和政府的建言?

撰文者Rus
經營部落格 RusRule Financial Broadcasting 超過八年,內容專注在總體經濟分析、政府財政和公司治理,著有《公司的品格》一書。

疑問 問號 問題
圖片來源:dreamstime
圖片放大

每年底台灣媒體都會學日本選出年度代表字,回顧這些年來,多數年度代表字都不是什麼正面的字,當然也多少反映出許多人對於台灣現況的感受。如果要我針對過去幾年的台灣選出一個代表字,我會選「悶」。

「悶」是什麼感覺呢?就是一種你對現況很不爽、但又無能為力的感覺!是的,因為對現況很不滿,於是大家就愛訴諸公平正義,因此你每天打開所有媒體,成天都在講弊案,三小事都可以扯到陰謀或是官商勾結、還是財團打壓無辜良民。想想自己在一個這麼危險的地方長大,還真是奇跡啊。但或許你也可以反思一下,台灣成天打弊案、打官商勾結,但台灣的問題真的解決了嗎?你對你的生活因此過得更滿意了嗎?還是你只是看著那些成天滿口公平正義的名嘴,一個個荷包滿滿甚至晉升為民代?弊案愈打愈多到底歸究於前朝餘毒?或是像地下電台講的,這個藥起先吃沒有感覺,等你吃完500罐就知道效果?還是這些打弊案根本就是搞錯方向?

從另一個角度思考,當今天什麼鳥事都用弊案去思考,大家用著放大鏡過濾著一絲一毫可能的不法時,是不是讓更多的公務員或是主事者選擇了明哲保身,而不敢勇於創新?這些年來大家都對公務員很不爽,認為他們是米蟲,作個簡單的事也要跑一堆流程,但這不正是因為大家要求公務員只能「依法行政」的結果?不管你對公務部門爽不爽,喜不喜歡他們,不能改變的是公家機關是一個國家必要之機器,當你搞得這個機器遲鈍了,最後衰小的還是一般百姓的你我。

甚至,如果再從另一個角度想,當依法行政、明哲保身成為公務員的最高準則時,是不是也讓一些擺爛的公務員成為了推卸責任、抗拒改革的最好藉口?

在本blog我談過很多我對台灣許多金融相關行業萬年不變的無奈,如搞不清楚為什麼存褶是去銀行提款的必要條件、有夠爛的網銀畫面、只支援IE瀏覽器的電子投票平台、去年底新上線僅支援去年4月Microsoft就宣佈放棄的IE瀏覽器,而且我和另外二位資訊界朋友各花一個多小時也裝不起來的個人信用查詢平台。更不要說今天你到中國到美國去看,一堆新科技的運用,這些早就玩到爛的「創新」在台灣不是還在研議當中,不然就是於法不允許,講難聽一點,過時的法令和明哲保身的心態成為了部分廢柴公務員和鬼混不進步組織的護身符,但卻也延宕了我們國家的進步,當一些工商團體成天只會鬼叫的要政府減稅和刺激經濟,為什麼大家不去想想,台灣需要新的經濟模式來帶動新一波的經濟成長。

台灣是一個由移民組成的國家,我們的祖先不管他是海盜、因為在家鄉活不下去的、還是跟隨著軍隊而來的,多數這類人都流著冒險和勇於嘗試的血液,這也是台灣以一個蕞爾小島卻能在國際經貿上站有一席之地的成因。但反觀今天的台灣,在媒體、名嘴和民代爭相攻訐下,卻變成了一個保守、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的氛圍。勇於改變創新的人受到打壓,守成不變的人卻能平歩青雲,這個國家今天會變成這樣當然一點也不意外。

以下是一篇我近期看到很好的文章,作者看名字你應該知道他是誰。或許此時你心裡會冒出柯文哲講的話,為什麼當行政院長時不說,現在才在講!首先,根據陳教授告訴我的(對,他是我朋友),行政院長權力遠不如你想像得大,但是卻要扛下多數的責任。不過不管如何,本來就不應該以人廢言,只要是對的事就不應該因為講的人身分而有所不同,更何況一個當過行政院長(和副院長和金管會主委)的人,離開位子後提出對公務部門和政府的建議,又何嘗不是一個省思?

http://money.udn.com/money/story/5629/2045347

p.s這篇文章是在看完最近一期Forbes 400(美國最有錢的400人)有感。其中來自台灣的有4人,分別是孫大衛(#90 Kingston)、高民環(#246 Garmin)、楊致遠(#321 Yahoo)、黃仁勳(#395 Nvidia),名列美國富人第二多的移民國家,僅次於以色列的6人,但其實由於這份名單是以出生地為分類,其中有幾位是出生於中國大陸,但曾經在台灣受教育或成長的包括:王恆(#190 Golden Eagle Retail)、杜紀川(#90 Kingston)、程正昌(#232 Panda Express)。

http://www.forbes.com/forbes-400/immigrants/#4a753a784b1f

無論如何,他們代表著台灣人傳統的冒險精神,或至少台灣人並不是笨蛋。既然如此,台灣怎麼會搞成今天這樣?或許大家也該好好想想。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