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行政院長總是在下台後,才提出對公務部門和政府的建言?

撰文者Rus
經營部落格 RusRule Financial Broadcasting 超過八年,內容專注在總體經濟分析、政府財政和公司治理,著有《公司的品格》一書。
疑問 問號 問題
圖片來源:dreamstime
圖片放大

每年底台灣媒體都會學日本選出年度代表字,回顧這些年來,多數年度代表字都不是什麼正面的字,當然也多少反映出許多人對於台灣現況的感受。如果要我針對過去幾年的台灣選出一個代表字,我會選「悶」。

「悶」是什麼感覺呢?就是一種你對現況很不爽、但又無能為力的感覺!是的,因為對現況很不滿,於是大家就愛訴諸公平正義,因此你每天打開所有媒體,成天都在講弊案,三小事都可以扯到陰謀或是官商勾結、還是財團打壓無辜良民。想想自己在一個這麼危險的地方長大,還真是奇跡啊。但或許你也可以反思一下,台灣成天打弊案、打官商勾結,但台灣的問題真的解決了嗎?你對你的生活因此過得更滿意了嗎?還是你只是看著那些成天滿口公平正義的名嘴,一個個荷包滿滿甚至晉升為民代?弊案愈打愈多到底歸究於前朝餘毒?或是像地下電台講的,這個藥起先吃沒有感覺,等你吃完500罐就知道效果?還是這些打弊案根本就是搞錯方向?

從另一個角度思考,當今天什麼鳥事都用弊案去思考,大家用著放大鏡過濾著一絲一毫可能的不法時,是不是讓更多的公務員或是主事者選擇了明哲保身,而不敢勇於創新?這些年來大家都對公務員很不爽,認為他們是米蟲,作個簡單的事也要跑一堆流程,但這不正是因為大家要求公務員只能「依法行政」的結果?不管你對公務部門爽不爽,喜不喜歡他們,不能改變的是公家機關是一個國家必要之機器,當你搞得這個機器遲鈍了,最後衰小的還是一般百姓的你我。

甚至,如果再從另一個角度想,當依法行政、明哲保身成為公務員的最高準則時,是不是也讓一些擺爛的公務員成為了推卸責任、抗拒改革的最好藉口?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