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未婚,養了爸爸一輩子,我很後悔...」52歲的她用一生經歷告訴你,金錢的界線有多重要

撰文者李雅雯(十方)

台灣師範大學國文系博士,成功大學文學碩士。曾經擔任國文老師,後隨先生工作移居上海多年。其意外踏上理財之路,並成功致富的故事,不但獲得《今周刊》封面人物報導,亦在網路瘋傳,吸引廣大網友關注,並獲三立新聞台、東森新聞台、非凡電視台專訪。

她以「十方」為筆名,發表過多本著作。主要以小說文體,傳授個人所學所感,包含《曼尼先生:青少年理財哲學小說》、《老宅的秘密》、《偷安徒生的內褲》、《我用菜市場理財法,從月光族變富媽媽》、《富媽媽存致富股,獲利100%》。

其中,《曼尼先生:青少年理財哲學小說》被教育部評選為全國優良推薦圖書;《我用菜市場理財法,從月光族變富媽媽》獲選為台灣百大暢銷電子書,《富媽媽存致富股,獲利100%》獲選為博客來百大暢銷書(2019,商業類);其餘著作已為桃園市平南國中、新北市安康高中、上海市青浦區學生列為經典必讀書目,目前專職演講。

Google關鍵字: 富媽媽李雅雯十方
Facebook粉絲頁:十方富裕人生

「我未婚,養了爸爸一輩子,我很後悔...」52歲的她用一生經歷告訴你,金錢的界線有多重要

你會不會覺得,不管讀了多少理財書,再怎麼會省,再怎麼會存,只要遇到自帶「窮體質 」的父母,所有的努力,都白費力氣?

如果你的爸媽又窮、又病、又粗魯,你會不會覺得,自己不管做什麼,都毫無希望?

是的,F也是。F要我告訴你們,她的爸爸又病、又窮,不斷做出錯誤的財務決策,拖累她養了30年,她現在52歲了,她很後悔。

F希望,她的人生,能幫到每一個,有著「窮體質」父母的孩子們。她要我轉告,即使對父母無能為力,也絕不能聽天由命 。這是她的故事:

年輕的時候,F的皮膚又白又淨。在照片裡,14歲的她有著一張圓圓的大餅臉,鼻樑窄窄的,眼睛又圓又小,看起來就像在一塊白麵團上,用手指壓上3粒癟癟的葡萄乾。

F老家在桃園蘆竹,3層樓的老房子,1樓開水電行,2樓當住家。F和姊姊、妹妹、爸爸、媽媽、奶奶,一起住在水電行樓上,她國中開始,就在家裡堆點貨物、登記進銷帳、清洗地板,忙得像垃圾堆裡的老鼠。

她家的「德義五金行」,是桃園蘆竹地區,最早經銷「智能鎖」、「止水功能蓮蓬頭」的商號,生意本來平順,沒想到「晚節不保」。

F 18歲那年,爸爸決定投入200萬,重新整修門面,擴大店面。F的爸爸看上了大陸一間智能品牌家電,於是抵押房子,融資425萬,大量進貨,取得獨家經銷權,準備一飛沖天。

沖出去的炮,總有打不響的——F家的「新事業」就是。2年內,F家的舊貨,大量滯銷,撐了16個月,資金無法回收,利息付不出來,只好宣告倒閉,一切歸零。

這一年,22歲的F,人生轉成了一個「髮夾彎」——幾個月內,老家被查封、貨品被拍賣;F全家搬到新的地方,媽媽重新開了間雜貨店,F的姊姊,未婚懷孕,很快出嫁,而F自己,則離開了五金行,進了證券業,成了營業員。

當營業員開始,F的爸爸,儼然成了全家的夢靨——他喝酒、打柏青哥、閒晃、賭象棋,對家裡的問題,氣定神閒。

25歲那年,F的爸爸,標走一大筆會錢,去買蘭花花苗,準備「翻身逆襲」。然而「苗種」選擇錯誤,蘭花跌價,幾乎所有的本錢、工錢、苗圃租金,又統統賠了進去,血本無歸。從這時開始,F每個月3萬4,000元的月薪,要還這筆會錢7,000元,還要給媽媽1萬元,剩下的1萬7,000元,幾乎存不了錢。

這時候的F,終於開始警覺

她發現,自己工作幾年,好不容易拚搏的每一筆獎金,幾乎都給了爸爸,支持他「微創業」;為了讓自己存下一點儲蓄,她26歲那年,一咬牙,買了2張高利率儲蓄險,每個月攤還4,500 元。

為了省出這4,500元,F不自己買便當,反而去營業廳的貴賓室,拿沒人吃的冷便當;一個當中飯,一個當晚飯,掙扎了4、5年,直到升職之後,窘迫的情況,才逐漸緩解。

34歲那年,F戀愛了。她和同事G,彼此愈走愈近。然而同一年,F的媽媽,得了乳癌,她的人生,又開始翻天覆地。

同事G 40歲,有一套沒電梯的老公寓,月薪4萬3,000元,離婚了,要養兒子、付車貸、付安親班的費用,每個月剩不下什麼錢。

剩不下錢的G,對F給爸爸「零用錢」、付媽媽醫藥費的做法,非常有意見。他憤慨地告訴F,不應該讓最孝順的人,承擔最大的責任,這不公平。但F哭著說,媽媽只有一個,爸爸也只有一個,這是自己的命。如果G不能風雨同舟、齊心協力,她也不會勉強,只是感到遺憾,感到可惜…說到這裡,F猛地深吸一口氣,睜大了眼眶。她低下頭,往雙腳之間的地下,一陣抽泣。

她告訴我,G阻止她解掉保單,去付媽媽的醫藥費;G也阻止自己,再付爸爸的零用錢;同時勸她,跟妹妹、姊姊商量,減輕自己的負擔…G勸了自己許多,但最終,爭執也許多,糾結也許多,最終,兩個人,沒能在一起。

時光匆匆而逝,9年過去

9年後,F的媽媽過世了。而F的人生,已經奄奄一息。生活和辛勞,已經讓F的五官,往下拉垮了一截。她的脖頸粗短,鬢髮全白;麵團一般的臉上,微微冒出青筋。

F說,22歲爸爸事業失敗後,已經過了30年。30年裡,她沒有停止過,給爸爸「零用錢」。如今,她的戶頭,只剩下45萬;唯一的儲蓄,是當年G阻止她,沒解掉的保險;她養了爸爸30年,如今,她很後悔。

我常想,25歲那年,F如果拒絕爸爸虧損的會錢,拉出「金錢的界線」;她的爸爸,能不能停止不負責任、浪漫隨性?

我也在想,34歲那年,F如果懂得,盤點家裡的資產(比如:房子),做適當的貸款,同時邀請姊妹,一起還貸,負擔醫藥費;最終,她的幸福人生,會不會有新的展開?

聽完F的故事,我滿心感慨:都說「爸媽只有一個」,但你不也是「唯一的自己」?在「愛」、「犧牲」、「給予」之間,我們不該有界線嗎?

這個難題,讓我們一起坐下來,想一想,互相提醒。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