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主播40歲轉念心理諮商,1天只花150元,一念就是3年…馬度芸:我挫折過但沒有後悔

撰文者讀者投稿
一個提供讀者朋友分享投資理財心得的園地。
照片提供:黃大米
圖片放大

主播這工作,像是撒了亮片粉,一坐上主播台,臉上有光,更何況在無線電視台剛起步的年代,當主播是多風光與不容易,不僅年收高,更是拿到嫁入豪門的入場券,卻有人決定辭職不幹,這人是馬度芸。

「剛開始收視不好,當主播只有外公早上看。」馬度芸回想當時無線台剛起步,公司派她去香港受訓,外派的機會在當時聽起來很像詐騙集團,是一種賭注,甚至也沒什麼人想當主播,因為還得加班。

「收視率起來了,總有不同吧!總有豪門邀約吃飯吧!不是嗎?」馬度芸過去被封為美女主播,這種機會想當然而會上門,我繼續逼問。

「我只是做好我的工作,我不是很外向,加上當時我吃素,大家就不會找我吃飯了。」她像是仙女一樣不沾染塵埃,根據我查到的資料,當時有許多港台名流富商,想找關係跟她吃頓飯,她只賞給人家一碗又一碗的閉門羹跟裝聾作啞湯。

「離開主播台,完全沒有猶豫,當時已經受不了每天播社會新聞,一節又一節的姦淫擄掠,自己播到非常難受。」她對豪門無感,對主播台厭倦。

馬度芸轉換了幾次的職場,廣播主持人、出版社行銷、她想追求有意義又能幫助人的工作,到教會專職服務,領著微薄的薪水,做著打掃的工作,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變成掃地的灰姑娘,只是因為想陪伴一些受苦的人,為了能更專業的幫助別人,她在將近40歲時去念心理諮商所,每天只花餐費150元,她甘之如飴,一念就是3年,沒收入,靠花積蓄過日子。

500元吃一頓飯的骨氣
她說:「有次,台北的主播朋友們找我聚餐,那頓飯要500元,我有點心疼,覺得好貴,500元我可以吃10頓耶,他們要請我,但我不要,我為什麼要讓人家請呢,我不要。」她的骨氣,在一頓飯中,毫不遮掩的顯現。

你後悔過嗎?「我挫折過但沒有後悔,現在的工作是我很喜歡的。」回答如此堅定。

在馬度芸的新書「已婚是種病?」書中的夫妻都因為小事而吵架,愛情在生活細節中日日磨合,光是做家事就可以讓夫妻失和,老婆認為老公不願意幫忙分擔家事就是不愛她,老公認為我每次做家事情就被嫌棄,很挫折、壓力很大,對此馬度芸在書中有了很聰明的建議,「請老婆找出自己最不想做的一件家事,請老公接手,老公幫忙分擔最不想做的家事,1件可以抵10件,老婆會感覺到被愛。」

在很多婚姻中老婆總是犧牲自己,處處以別人為重,直到忍無可忍時,可能因為某件小事就爆炸,馬度芸直言「不要為怕關係破壞而處處委屈,具體的做法是想辦法讓自己不那麼委屈,而非期待別人都能體諒垂憐。」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