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危機只是前兆?分析師:留意美元收緊對全球的打擊

MR JAMIE 鉅亨網
About
anue鉅亨網1999年創立至今,不只是間財經新聞媒體,也是一間協助投資人決策的科技公司,我們陪伴許多台灣投資人成長,一直深受投資人信任,2015年開始將創新能量聚焦於協助投資人獲得做出精準投資決策的資訊。我們相信透過科技與創新來重新定義金融產業,能協助投資人更快速精準地找到投資契機。

土耳其危機對全球經濟帶來的擔憂,近兩日有止穩跡象。分析師認為,土耳其經濟畢竟只占全球 GDP 的 1%,可能的外溢影響有限,但這可能是未來危機的前兆—反映的是 10 年寬鬆貨幣後,進入緊縮循環的潛在問題。

經濟學人智庫首席經濟學家 Agathe Demarais 認為,土耳其里拉的暴跌不會引發全面新興市場的貨幣危機,如果出現的話,是因為他們有相似的特徵。

而這個特徵之一,很可能就在他們持有過多的美元債務。在美元收緊之後,原先由於量化寬鬆帶來的充裕流動性消退,帶來打擊。

Algebris Investments 分析師 Alberto Gallo 說:「經過 10 年貨幣政策的麻醉,持懷疑論的數量正在增長。」

部分國家更加脆弱

據國際金融協會 (IIF) 指出,在金融危機後的 10 年,新興市場的債務估計增加 40 兆美元,讓部分新興市場變得更為脆弱。

除了 6 月就爆出問題的阿根廷之外,分析師指出,債務規模龐大的南非和巴西都很脆弱。也因此,在波動劇烈的週一,南非蘭特一度暴跌約 10%,巴西幣雷亞爾在過去 4 天也下跌約 4%。

網路銀行 Swissquote 的貨幣分析師 Peter Rosenstreich 表示,智利、墨西哥、印尼、俄羅斯和馬來西亞,是非銀行持有美元債務占 GDP 比重偏高的國家。

債務負擔最大的是中國,據 IIF 數據,中國第一季的債務,已由 2008 年底占 GDP171%,升至 300%,不過大部分都屬於國內的債務。

BlueBay 資產管理公司分析師 Timothy Ash 認為,關鍵是可信度,投資人對這些政府沒有信心。在歐洲,隨著義大利民粹主義聯盟上台後,可能提出挑戰歐盟制度的預算方案,正考驗投資人對義大利的信心。

美國貨幣收緊是根本問題

相較之下,亞洲的情況可能不會那麼嚴重。Natixis 駐香港新興亞洲資深經濟學家 Trinh Nguyen 表示,亞洲的經濟基本面更強,主要是 1997 年亞洲金融風暴之後,各國央行都非常警惕。

Nguyen 說,由於中國經濟成長放緩,亞洲新興國家容易受到衝擊,但真正更打擊新興市場的問題,其實是美元流動性收緊。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