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負債500萬、29歲財務自由,卻罹患腦神經麻痺...理財達人艾爾文:壞事終究是過期品

撰文者出版社
蒐羅與財經、理財相關書籍內容介紹及書摘,協助讀者快速閱讀書籍精彩內容。

編按:艾爾文,交通大學研究所畢業,曾任上市公司電子工程師;從16歲開始閱讀理財書籍,曾負債500萬、累積近20年的理財經驗,29歲即離開職場專心投資,成功實現「不上班,也有錢」的財務自由夢想。長期研究穩健理財的方法,追求能夠安心睡覺的投資策略,現今平均年投資報酬為定存10倍以上。因為遇過一些壞事,所以在心裡積累了許多以淚水與汗水換來的人生體悟。2014年底,開始在網路上分享理財之外的人生感觸......

「面對人生冷不防的襲擊,卡住的生活、無解的關係、高壓的工作、抱怨的職場、混沌的未來……你可以正面迎擊,並告訴自己:唯有把眼前的壞事清出去,好事才可能湧進來!」

「不要把今天的壞運當作人生的命運,因為壞運通常只是一時的,但一直被它掌管,那就會是一輩子的。」「只要不被打倒,壞事,終究是個過期品!」—艾爾文

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累的時候就休息;煩惱的時候就讀本書;慌張的時候就深呼吸;難過的時候就拍拍自己說:「這一切都會過去的。」

我們很常忘了,其實應該給自己最溫暖的支持。不要忽略照顧好自己的重要性,人生很多的不開心,都是從你放任別人消耗自己開始。

我的右眼曾發生複視,而且隨時可能復發。如果你不曾聽過複視,可以把它想像成非常嚴重的散光,眼前每個物體都會有兩個影像,一個是實體,另一個則是殘影。困擾的是,殘影又相當明顯,等於我的世界變成一個萬花筒,眼前的影像都混在一起。

複視,形成的原因之一是腦神經麻痺,少了那條神經的牽引,我右眼肌肉也失去力量,導致雙眼對焦出問題。不過這個名詞是我憑著當時醫生口述而記住的稱呼,至今我仍然不願深入了解它在醫學上真正的病名,原因是那天的回憶過於沉重,令人不想面對。

那是我在離開上班職場的前一年,當天早起準備趕到公司,憑藉著慣性本能走進浴室、刷完牙,接著就拎著電腦包下樓梯。走樓梯時我只覺得當天特別疲累,視線好像比平時還模糊,不過歸咎於工作的疲勞累積也就沒想太多,直到我騎上機車、回轉到對向車道準備催油門時,才發現眼前的世界跟我記憶中不同。

原本應該是一條的道路中央分隔線變成兩條;樓下的便利商店招牌也變成兩個,前方影像虛虛實實交疊著。還來不及回神,一輛行進中的車子就直接往我這邊衝過來!又在快撞到我時像幻覺般穿透了我。好在,它也只是一輛汽車的殘影。

那一瞬間我嚇出冷汗,先是呆住,接著驚醒,心裡納悶:「我的世界怎麼變了個樣?」惶恐之餘,只好趕緊折返,準備跟主管請假去檢查。不過因為眼前的事物都已混在一起,所以只能小心翼翼的牽著機車走回住處,然後再到附近診所問個清楚。

「應該只是太累了吧?休息一下就好。」前往門診的路上我不斷的安慰自己。如同小時候媽媽常警告我電視看太久會燒掉,所以我想應該也只是這陣子工作太累,在眼睛燒掉之前給我的警訊。

抵達診所前,我都還不確定是我的眼睛出了問題,直到醫生看了我的情況。

「嗯,你這應該是複視,是右眼的問題。不過為了確定病因,我把你轉診到醫院去,如果需要做腦部檢查也比較方便。」

「轉診?腦部檢查?」一股不曾有過的焦慮感從心底開始擴散,也因為整件事來得太突然,當下我只有附和醫生而沒有問更多細節。現在回想起來,也可能是因為當時怕知道太多細節,所以不敢開口問。

轉診到醫院後,不同的醫生用著相同的方法檢查我兩眼功能,得到的答案都是右眼眼球無法向右看到底。診斷結果確定是複視了,確定我右眼失去正常功能,難過的是,無法確定造成的原因,而且因為是突發性複視,醫生也只先開了消炎藥跟維他命給我。

不放心,也可能是不死心,過沒幾天我跑去最大型的醫院檢查,也安排做腦部斷層掃描,雖然腦部沒有異狀,但造成複視的原因還是無從查起。醫生告知以經驗來說,需要等6個月才能進一步診察,然而如果6個月後還是有複視的現象,就要有一輩子都會這樣的打算。

一輩子就會這樣,老天呀,我當時才28歲。

很多時候,當你知道最壞情況時,還可以有個心理準備,但如果事情的結果是懸在那裡時,心中反而不知道該怎麼辦。而我擔心的正是如此,不知道我的右眼何時會好,或者是根本不會好。

跟公司請完長假後,我開始在家過著每天都重複的生活。一早睡醒睜開眼睛,就是先確認我的世界是否恢復正常,接著就躺在床上打開電視,希望吵鬧的電視聲能蓋過內心的焦慮。雖然我企圖說服自己這情況就像是一場感冒,也希望它真的就只是感冒,再過幾天就會痊癒,然而隨著一天又一天過去,眼前的事物依舊混在一起,我開始擔心是不是一輩子真的就只能這樣。

那陣子我每天都活在恐懼之中,還一度抗拒那樣的世界,甚至閃過放棄自己的念頭。我心想:「如果接下來的人生只能這樣,我想就安靜的當個被遺忘的人吧。」

只不過也許那時真的太悶,悶到我覺得太無聊,白天沒什麼活動也導致夜晚難以入睡。因此我當時做了一件現在想起來都有點佩服的事:我開始重新選擇「過活」,我找來一塊布斜繞在額頭上,試著將自己的右眼遮住,然後拿起書來閱讀。

如今回想,好在當時我還有左眼能正常看東西。

  • 分享:
left btn
right bt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