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財富網 致富故事 38歲退休、身價逾兩億的美國證券營業員:天天想著「儲蓄」而不是「看盤」,才能有錢!

38歲退休、身價逾兩億的美國證券營業員:天天想著「儲蓄」而不是「看盤」,才能有錢!

撰文者出版社
蒐羅與財經、理財相關書籍內容介紹及書摘,協助讀者快速閱讀書籍精彩內容。
38歲退休、身價逾兩億的美國證券營業員:天天想著「儲蓄」而不是「看盤」,才能有錢!

我覺得景氣好的時候,談論儲蓄不太合宜。

討論在強風吹襲下,在北美最高峰的阿拉斯加麥金萊峰(地理迷所說的迪納利峰)側面搭帳篷有多費功夫,應該會有趣多了。

惦記儲蓄,別老想看盤

決定在風速為時速一百公里的暴風雪中搭帳篷後,第二個決定是晚一點再搭,等風雪平息下來,或是先砌好雪牆。只要你有過一次失去帳篷的經驗,就會做出這種明智的決定。

在華氏零下35度(約攝氏零下37度)的低溫中,砌好雪牆、搭好帳篷後,爬進睡袋,享受比外面還低五度的溫暖,感覺的確非常美好。

但在迪納利峰上,真正的樂趣不是砌雪牆、搭帳篷、零下四十度的睡袋或百碼短跑,真正的樂趣是先爬到4千5百公尺高。說是樂趣,先決條件是你喜歡背著27公斤重的裝備,拖著22公斤重的雪橇,在雪地往上爬七天,爬20公里。

就我記憶所及,第一天沒有多少樂趣,原因倒不是因為裝備沉重,或是酷寒和晴空的熾熱難當,使你更難過。

第一天沒有多少樂趣,是因為四周寂靜無聲、十分孤獨。

接下來的幾天裡,什麼都沒有,只有寒冷、寂靜無聲和十分孤獨的空虛感覺,最後我終於發現自己失去平衡。

我說的不是在深不見底的懸崖附近,保持全身靈敏的那種平衡,而是遠在西雅圖老家,特別是在每天的亂象當中,保持家人、事業和我個人之間的那種平衡。討論、歧見、期限、交通、電視、電話和所有一切之間的失衡。

這種例行公事般的日子過了很多年後,我在荒涼、寒冷的荒山上,不知道是什麼地方的地方,驚覺我對日常生活中的亂象沉迷不已,我終於想通:生活中的亂象可能就是我不能追逐夢想的原因,讓我不能過著「如果能再活一次」時希望過的日子。

在迪納利峰上要求獲得平衡很容易――在惡劣的大風雪中堅持下去,等待天候好轉時往上爬,達成攻頂目標。真正的挑戰是,在我們居住的心靈山谷裡求得平衡,因為我們是在谷底,不是在荒涼的高山上追逐夢想、過日子、做事情。

歸根究柢,在求取平衡的過程中消除一些亂象,正是儲蓄和消費真正的意義。 如果我們不能在儲蓄和消費之間求得平衡,所有跟投資有關的大事,如資產配置、指數化、分散投資、租稅緩課、複利效果、記錄成果、調整資產配置和過日子,對我們都不會有太大的實質意義,更遑論好處。

我想你知道我的意思。

我把重點放在儲蓄上,把儲蓄當成累積財富、不理會股市波動,和拓展生活的方式,看起來似乎過度簡化了明顯的事實,但是一旦你開始考慮這個問題,我認為你會同意我的看法,認同儲蓄在情感上的複雜性和重要性,是很多人需要正視和評估的事情。

我覺得我們在周遭的一片亂象中,建立投資組合時,很容易忘掉儲蓄的內在責任,反而把心思放在我們無法控制的投資問題上,例如每天的股價變化、每季的盈餘報告和年底的共同基金摘要報告上。因為比起處理儲蓄和花費的習慣,注意外在的變化容易多了。

簡單來說,就是進行年中投資組合檢討,比進行年中個人檢討好玩多了。 誰說存錢就是節儉

為了在儲蓄和消費之間求得平衡,進行個人檢討時,第一條規則是要以我們自己的生活環境為基礎,而不是根據投資顧問告訴你的生活環境為基礎,進行檢討。因為這些投資公司很喜歡把退休生活,描述成白髮蒼蒼的老爺爺和老奶奶騎著自行車,穿越法國的鄉間小路,以及手牽著手,在與世隔絕的度假島嶼海灘上散步。

哦,很抱歉。

退休時有幾千萬、幾百萬美元一定很好,但是我們要面對現實,不是每個人退休後都會到法國南部度假,餘生都搭頭等艙,有些退休人士可能想做做別的事情。

  • 分享:
left btn
right bt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