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承爸媽遺產,竟是台灣房價崩跌的第二刀?

撰文者台科大數據研究中心
透過數據,我們聚集各領域的專家,檢視時下重要議題及產業趨勢。當我們聚在一起,用數據說話,說出有意義、有價值的新觀點。歡迎加入我們,一起用數據看世界。

網站:http://group.dailyview.tw/

房價 崩跌
圖片來源:dreamstime
圖片放大

頭重腳輕的人口結構:老人化、少子化。台灣即將預見的兩大主要衝擊,也是社會普遍認知的未來重大困境。

在學校上課時,為了讓學生更了解問題的核心,最常問學生一個簡單的問題:台灣的死亡率是上升還是下降?

通常學生會直覺地回答:「下降。」

按常理推斷,下降這個答案似乎很合理,符合皮凱提在《二十一世紀資本論》中的論述:法國的死亡率是不斷下跌(註一)。學生的答案似乎也沒有什麼錯誤;但是,當我把國內的粗死亡率與死亡人數拉出來看,卻發現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註一:皮凱提,二十一世紀資本論,第384-385頁。)

死亡率居然會上升,而不是想像中的下降?

原因在於醫療進步,我國民眾壽命延長,且因少子化的緣故,形成頭重腳輕的人口結構。可預見的未來,老人佔比愈來愈重,但因老人的死亡率較高,所以整體的死亡率不斷飆高。

皮凱提在《二十一世紀資本論》中提到一段話:「在某個新生世代規模打對折的國家(每對配偶只生一個小孩),死亡率乃至財產繼承流量都會提升到史無繼承的水準。」總出生率是1%的國家不多,我國正是其中之一。

皮凱提為何要談論這一段話呢?

主要是在講「繼承流量」的概念,作為討論貧富不均的一個環節;換言之,依據皮凱提的說法,我國未來的繼承流量會提升到史無前例的水準,而這一個現象也將造成社會貧富不均的狀況(註二)。

除了貧富不均外,財富繼承增加,代表不動產價格也會隨之崩跌。

(註二:皮凱提,二十一世紀資本論,第382頁。)

少數人等著領取大筆遺產!

近幾年來,有一些知名企業家紛紛離開人間,像是王永慶(民國6-97年)、張榮發(民國16-105年)、高清愿(民國18-105年)等知名人士辭世,其中王永慶、張榮發先生的下一代上演遺產爭奪戰的戲碼,讓人不勝唏噓。

目前我國男女的平均壽命是80歲,讓我們這樣子想像,大約25年次上下出生的長輩,在105年前後的幾年將回歸樂土,繼承問題於焉發生。

25年次出生的長輩有多少人呢?

因為當時正值戰亂,即便出生下來,存活的機率也不高,從可以找到的數據來看,37年的出生人口約計26萬,所以25年次的出生人口不多。但有一個數字影響很大,38年撤遷來台,據稱有200萬軍民撤遷台灣,這一批來台人士有多少萬人是20年次左右出生,尚難有較為精確的數字。只是無論是有多少人,因為戰亂背景,推估名下財產不多,所以「繼承流量」並不大(註三)。

從下圖可以發現,從37年之後,出生人口快速上升,到了44年,已經突破了40萬人。民國44年至54年,是出生人口的第一高峰,接著稍有下滑,稍微降到30幾萬(都在35萬以上),在民國65年至71年第二次重新回到40萬以上,是第二個高峰。然後就陸續下滑,到目前只剩下20萬人口上下。

民國25至54年的30年,因為出生人口快速上升,經過了80年,也代表從現在開始起算的30年,死亡人口應該會逐年上升。加上生育率會隨著經濟成長而逐年下降,具有下列三種特徵:

(1) 死亡人口逐年增加
(2) 死亡時,被繼承財產應該也是成長
(3) 繼承人數卻是愈來愈少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