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做小資族的本錢都沒有:大家到底在「裝」什麼?

撰文者出版社
蒐羅與財經、理財相關書籍內容介紹及書摘,協助讀者快速閱讀書籍精彩內容。

孤獨感是很可怕的一種感覺,它是一種封閉心理的反映,是感到自身和外界隔絕或受到外界排斥所產生的孤伶苦悶。在人們的潛意識中,一方面,群體的力量總是大於個人的力量,而且只有找到屬於自己的群體,才能團結起來一起對抗外來的壓力,這樣可以減輕自己的壓力;另一方面,透過比較,發現自己並不是群體中處境最糟的人,內心會獲得平衡感,又可以減輕自己的壓力。

多年前,當我剛到城市生活時,無依無靠,連個落腳之處都沒有,白天跟不熟悉的同事們一起工作,晚上跟一個陌生女孩擠在一張單人床睡覺。第三天,我的錢包被偷走了,這個小偷不僅偷走我的錢財,還偷走我的安全感。當場,我真是欲哭無淚!

那時的我,一無所有,沒有任何支持,又對前途感到迷茫,覺得自己是最無助的人,就像生活在一個孤島上。

現在,有很多年輕人跟我當初的處境一樣,剛從學校出來進入社會,一沒有工作經驗,二沒有高學歷,三沒有好的人脈……做什麼事都不順,動輒說自己孤單,無依無靠,情緒低落,看不到未來的希望。

有希望才會有動力,這是不折不扣的真理。我告訴他們:「二十多歲的時候,正是人生的一個迷茫期,這是非常正常的,如果不迷茫,反而不正常了。走過了這一段,前面仍然有陽光等著。」

當妳瞭解了別人的處境後,就會發現,原來妳所處的這座孤島上,其實還有很多人,妳並不是一個人在「戰鬥」,這樣當妳面對一些事情時,就會更加坦然。

這就好比,以前大家都覺得自己被稱為「剩女」時,很不是滋味,當剩女成為一種現象時,就不再是妳個人的事情了,再被別人稱為剩女,妳也就無所謂了。

有一個熟齡未婚女孩,每次別人說到她的婚嫁問題時,她都很坦然:「全世界又不是只有我一個剩女,為什麼要說我啊!」有一個同學曾介紹自己的同事給她,據說是個博士,37歲,科技公司,身高大概160公分,黑黑瘦瘦的,不愛說話。

兩人見了一面,人家一句話還沒說完,她就找藉口溜掉了,事後介紹人笑著勸她還是「結了吧!」她也笑著答:「這麼多年我都等了,為什麼到最後要屈從一個不喜歡的人呢?我還是繼續等下去吧!如果過得不舒服,不是還得離婚嗎?那時我可就是『再婚』了!

人總得面對現實,調整好心態。

妳所面臨的問題,並不會是社會的個別問題,必定是普遍問題,當妳意識到這一點後,就不會手足無措,侷促不安。我們需要淡定的面對生活。妳為工作艱辛煩惱,其實大多數人都有這樣的煩惱;妳找不到男朋友,還有更多比妳優秀的人,同樣沒有男朋友;妳得了重病,到醫院,妳會發現到處都是重病患者……

生活還得繼續,在艱難的時刻,很多人跟妳一樣,都在「煎熬」,誰熬過了,誰就會取得最後的勝利和幸福。

為什麼大家都在「裝」?

那些妳所羨慕的、妳所敬畏的、妳所害怕的對象,未必真的有讓妳羨慕、讓妳敬畏、讓妳害怕的事實,或許妳只是看到了表象。

高高在上的東西,我們通常會感受到它的神祕,而正是這種神祕產生的距離感,讓我們進而敬畏或害怕。但如果妳瞭解它,就不會那麼想了,《黔驢技窮》的故事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當老虎第一次見到驢子時,覺得牠是一個巨大的怪物。有一天,驢叫了一聲,老虎非常害怕,逃得遠遠的,生怕被牠吃掉,可是,驢子終究沒什麼本事,當牠被老虎識破後,牠的末日也就來臨了,最後牠被老虎吃了。

正是因為人們想要保護自己,同時又想得到他人的認可和敬畏,所以總是力圖偽裝自己,弱者把自己裝得強大,蠢人把自己裝得聰明,窮人把自己裝得富有,醜人把自己裝得漂亮……還有人把自己裝得無懈可擊。社會中大多數人的「裝」,只是為了自我保護和一份虛榮。

婉萍是一家外商銀行的職員,從上班那天起,她就把自己歸為小資一族,「衣著考究,神情淡然,經濟獨立,有固定社交圈子,生活品味高」這是她對小資的定義。

婉萍把這些定義轉化到自己的生活中,她的衣櫥裡沒有很多衣服,但每一件都是高檔衣料的名牌服裝,她會很心疼地花一半的薪水,買一條裙子。

  • 分享:
left btn
right bt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