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獨居老人真實慘況》年金僅夠付房租、存款只出不進,為了省錢有病也不就醫

撰文者出版社
蒐羅與財經、理財相關書籍內容介紹及書摘,協助讀者快速閱讀書籍精彩內容。
日本獨居老人真實慘況》年金僅夠付房租、存款只出不進,為了省錢有病也不就醫

存款只出不進的恐懼

在松田女士前去訪視該位高齡者時,採訪團隊也隨行前往。隨著松田女士的腳步,我們走進了一棟建齡約五十年,兩層樓高的公寓。從布滿鐵鏽的鐵製樓梯步上二樓後,松田女士敲了敲沒有門鈴的房門,以親近的語氣打了聲招呼。

「您好,我是關懷諮詢訪視員,從港區來的。」

房內傳來應門聲,沒多久房門敞開,探出頭來的是一位白髮蒼蒼,氣質高雅的女性。採訪團隊在傳達了同行採訪的要求後,對方答應了我們的要求,條件是要以匿名方式進行。

她是已經80高齡的木村幸江女士(假名)。從門口向內觀察公寓的格局,可以發現裡面有個約1.5坪大小的廚房,再往內走去則是兩個約3坪大小的房間。木村女士的收入只有國民年金,每個月約6萬餘圓(編按:日圓,約新台幣16,000元)。這筆收入剛好用來繳房租,生活支出則都靠著存款。她表示直到70歲為止,她還可以靠著做家庭幫傭貼補家用,但是現在身體已經沒辦法承受較高強度的活動,自然也無法工作了。

「您有考慮接受生活保護嗎?」

松田女士曾經多次勸說木村女士,但是木村女士總是回說「沒辦法啦」。其實木村女士過去也曾有過接受生活保護的想法,因此前往公家機關的窗口諮詢,結果當她提到自己還有幾十萬的存款之後,職員直接要她等存款用完再來申請。

「把存款花光真的就能申請生活保護嗎?如果不行我不就要餓死了?」

木村女士對此相當不安,擔心若是存款見底,手邊沒有錢,結果又不能接受生活保護,自己該何去何從。因此她盡可能節省存款支出,竭力減少餐費等生活花費。但是存款持續減少,這讓她愈來愈感到不安。

松田女士也多次就制度面向木村女士說明,希望可以讓她理解。

「只要存款低於一定數字,就可以接受生活保護。這種時候請儘管放心,盡快跟我聯絡。」
「真的只要沒有存款,就能接受幫助了嗎?」木村女士再三確認。

當一個人收入微薄,若是連存款也沒有,當然會擔心未來如何生活。而公家機關的窗口也只例行公事般地說明「有存款的人無法申請生活保護」,請她存款用光時再來申請,木村女士會感到不安也是在所難免的事。

「有存款者無法接受生活保護。」畢竟生活保護的資金來源是稅金,因此我們當然能夠理解上述原則。但是另一方面,這個「規矩」卻也將不少高齡者逼得走投無路。

「活著好辛苦啊。」木村女士多次泣訴道。

聽到這句話時,松田女士似乎總是難過得無言以對。
「為什麼您會感到如此辛苦呢?」
「公所的人是叫我沒存款了再去申請,但如果到時出了什麼差錯,讓我沒辦法接受生活保護,我就只有死路一條了。把存款提出來花光,這件事說來簡單,但是對我來說,看著存款數字慢慢減少,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我總是感覺自己快要被逼到絕路,晚上都睡不著覺。」面對上述問題,木村女士勉強擠出聲音,喃喃說道。

為數眾多的高齡者僅擁有微薄存款,瀕臨「老後破產」,同時也憂心自己是否得以接受生活保護,精神壓力極大。我多次從這類高齡者口中聽見「想死」一詞,這是他們發自內心的吶喊。每當聽到這句話,我只能默默地聽在耳中,擠不出任何話語鼓勵、安慰他們,我對這樣的自己深感厭惡。

「等到我臥床不起,又有誰會來照顧我?雖然可以使用照護保險,但那也要花錢啊。如果因為使用照護保險而沒辦法接受生活保護,我就只能一個人在這房間裡等死了。」某位女性在丈夫去世後獨居,多次泣訴想要追隨丈夫的腳步死去。

「我至少要留下辦喪事的錢啊。」某位男性表示,自己不想讓目前沒有住在一起的孩子們困擾,因此存著一筆約50萬圓的存款,以致無法接受生活保護。孩子們的生活已經不好過,總不能還要他們負擔自己的葬禮,因此他留有一筆辦喪事用的錢。但是現行制度卻不允許申請者留有如此微薄的存款。

對於已經無力工作賺錢的高齡者來說,存款是他們最後的壁壘。我曾經多次聽聞高齡者哭訴,花光存款一事讓他們感到多麼痛苦。這些年長者從年輕辛勤工作到退休,支撐起社會運作,但是卻在邁入老年後被逼得必須放棄僅有的存款,甚至陷入「想死」的負面情緒。這是名為「老後破產」的現實,在採訪過程當中,我發現如果不設法這種現實帶來的負面影響,社會的道德良知甚至可能土崩瓦解。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