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新聞

 

                                        沒有欄杆的監獄

監獄代表了被限制、代表了困境、懲罰、沒有自由,然而照護者就像是活在沒有欄杆的監獄。台灣已進入高齡社會,照護者不清楚目前的長照與資訊,需要喘息休假卻得不到機會或是無從找起,不自覺的成了家庭的犧牲者,看不見未來,對自己的人生更是充滿困惑恐懼……

攤開台灣人口曲線圖,陡升的老化指數就像昂首吐信的猛蛇以驚人的速度迎面而來。根據衛福部統計,2015年全國失能人口75.5萬人,老年人占48.3萬人,在失能人口中約43萬人由家屬自行照顧,兒女就占了一半、配偶34%,對一般民眾而言,長期照顧是一項費時耗錢且十分艱辛的事。

臺銀人壽資深通路輔導專員杜家葳表示,過去農業社會有著養兒防老的觀念,因為在貧困的農業社會普通人很難積累財富,養兒防老成了農業社會的另一種〝保險〞。在年輕力壯時養育孩子,年老時孩子再反過來照顧你。簡單的說,勞動力無法儲蓄,但養兒防老的模式卻將不可儲蓄的勞動力變成了可儲蓄的財富,而這種儲蓄基本上不受通膨影響,農業社會的保險觀念不佳的原因可得而知了。舉個例:我自己的奶奶生了6個孩子,每個月每個孩子各給她生活費5000元,6個就有3萬元,甚至於奶奶病倒後的7、8年,一開始也是姑姑及奶奶的兒媳們輪流照顧,有錢的出錢、有力的出力,所以那時候並無年金保險、長照險的需求。

台灣從過去的農業時代、工業時代到現在的科技時代,經濟發展和社會的快速變遷,〝少子化〞的狀況因而出現。少子化少掉的絕對不只是孩子,人口減少帶來的是人口老化和勞動力的不足,造成人口進入了負成長。輪椅取代了學步車,少子化、高齡化帶來的衝擊是,台灣的兒童在漸漸消失中,在公園裡明顯感受輪椅與嬰兒車成了強烈對比,嬰兒變少了、老人增加了、壽命延長了、年輕人連自己都養不起了,如果家庭中又出現了需要長期照顧的家人,在金錢與人力負擔的考量下,造就了許多的「老老照顧」與「家人照顧」。若又困在經濟苦、病痛苦的惡性循環而看不到盡頭時,帶著家人一起走的人倫悲劇就此而生:夫殺妻、子弒親、媳婦悶死公公、兒不堪長期看護繃帶纏繞誤殺失智父、子照顧中風母難承壓力,親手拔管結束母親生命、父動手殺了腦痲兒…等等。這些照護者需要投注相當大的金錢與心力,但,其實他們自己也很需要被關懷被照顧,需要適時的喘息,卻都只能自己苦撐。他們的人生就像活在沒有欄杆的監獄,心被限制了、人生陷入了困境、身體也沒了自由。

長照每個月多少錢?你,想過了嗎?是22K年輕人不吃不喝的3個月薪資。親情無價,照顧卻是現實的可以計價,錢進長照路,你,算過這筆帳了嗎?

臺銀人壽資深通路輔導專員杜家葳進一步表示,平均餘命持續增加,也延長了老、病、殘的時間,所以選擇符合自身需求的保障規劃是必要的,尤其是退休後的現金流,更是需要去思考的。但國人往往只想到退休後的〝生活費〞,忘了將〝照顧費〞納入考量。而〝照顧費〞的部分必須及早規劃與選對工具,及早規劃是趁著年輕時、趁著健康時規劃,才能以較少的花費得到更高的保障;選對工具,才得以從容的面對人生的各項意外。常言道,救急不救窮,但,長期照護是家人噩夢的開始,因為每個月都需要支付醫療、藥物、器材、看護等等費用,要支付到何時,沒人能有肯定的答案。而殘扶險及長照險就是〝照顧費〞最好的解決工具,只要符合給付條件,長照險與殘扶險都可提供長期且持續性的定期給付,可降低長期照護帶來的財務風險。

就提供保障的概念上,長照險屬概括性的理賠範圍,而殘扶險則屬於條列式的理賠,兩者比較如下

 

以下示意圖表示保障範圍

 

臺銀人壽的幸福人生殘廢照護終身保險可適當移轉長期照護的風險,以30歲的女性來說,保險金額6萬一年保費約38000元,若不幸發生一級殘而需要他人照護時,可先一次領取殘廢保險金300萬及復建補償金120萬,另外每個月可以領取生活扶助金6萬元,不但保證給付120個月,最高可領取600個月(3600萬元),也就是臺銀人壽將照顧您50年的歲月。最後,又能將所繳的保費再加計利息拿回留給家人,讓愛得以延續,臺銀人壽幸福人生殘廢照護終身保險就是這麼一張超棒的保險商品。

杜家葳提醒,預防照護悲歌就是要事先做好”照顧費”的保險規劃,預先備妥不健康時所需照護費用的來源,並善用保險移轉長期照護帶來的財務風險,購買一張符合失能、殘廢狀態時,保險公司就會定期的給付保險金(照護金)做為各項長期照護費用的支出。「有時當思無時苦,好天要積雨來糧」這句話的意思是,趁有工作能力時多存點錢,免得無法工作時坐吃山空。同樣的,在健康時存好您的健康存摺(殘扶險、長照險等照護保險單),若需要長期照護時,讓照護者與受照護者都能安心並從容面對,而且得以喘息,不會把家變成沒有欄杆的監獄,讓家還是那個可愛溫暖的家。



返回 三大面向解決長期照顧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