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

 

新興市場教父墨比爾斯(Mark Mobius)退休了!

2018年1月底,加入富蘭克林坦伯頓新興市場團隊長達30多年的新興市場教父墨比爾斯宣布退休,並且離開富蘭克林坦伯頓集團。而過去由他所操盤的兩檔新興市場旗艦基金——富蘭克林坦伯頓新興國家基金和富蘭克林坦伯頓新興國家小型企業基金,將轉由有20多年經驗、印度裔的富蘭克林坦伯頓新興市場研究團隊資深副總裁伽坦.賽加爾(Chetan Sehgal)操盤。

2018年1月底,這位墨比爾斯的接班人旋風式訪台,接受《Smart智富》月刊專訪、也是首次接受台灣媒體專訪時,他強調,今年仍持續看好新興市場的科技股,此外也看好原物料上漲的相關受惠股。

早在2015年,富蘭克林坦伯頓內部已展開墨比爾斯的接班人計畫。2015年10月,賽加爾和另一位經理人卡洛斯‧哈登伯格(Carlos Hardenberg,原與賽加爾共同操盤富蘭克林坦伯頓新興國家基金,但他將於3月底離職)就被賦予新興國家基金的操盤。統計賽加爾接班之後,富蘭克林坦伯頓新興國家基金自2016年至今的表現,其年化報酬率達26.36%,居同組別54檔基金第3名(原幣計價、截至2018年2月20日),表現相當亮眼。

不改團隊傳統
堅持行腳拜訪公司

事實上,在墨比爾斯的光環背後,賽加爾一直是無名功臣。以多次獲得「晨星最佳基金獎(台灣)」和「Smart智富台灣基金獎」的富蘭克林坦伯頓新興國家小型企業基金為例,雖然賽加爾在2017年4月才被任命為這檔基金的首席經理人,但基金研究機構晨星(Morningstar)在其研究報告中直言,其實這檔基金自2007年成立以來,就已是由賽加爾實際負責日常的管理與操盤。

賽加爾於1995年加入富蘭克林坦伯頓的印度辦公室,當年只有他與另外一位同事,用的還是租來的筆記型電腦,並在南孟買的一間商務中心辦公。時至今日,富蘭克林坦伯頓印度辦公室的員工已經超過2,000人。而賽加爾也正式在2017年調往新加坡總部。

但即使已高升為新興市場團隊資深副總裁,賽加爾仍不改坦伯頓新興市場團隊行腳拜訪公司的習慣。他透露,這次來台2天將拜訪10家台灣上市公司。他也強調,操盤小型股,他往往需要去亞洲各地走透透。許多台灣公司還是小型股時,他就已經經常拜訪它們。

「你可以參考很多數據。但是最終,所有企業主都是根據他們的判斷在做決定。你必須第一手了解驅動他們的是什麼?他們做決定的根據是什麼。所以能夠見到這些做決策的人非常關鍵。並不是所有事情都可以只根據數據而決定。」賽加爾強調。

看見產品的可持續性
增持科技股

展望2018年的新興市場,賽加爾強調,「我們對今年的新興市場依舊樂觀。從2015年以來的新興市場復甦,一開始是根基於科技的創新,但現在則開始擴散。今年我們仍預期新興市場整體會持續復甦。」在新興市場持續復甦下,今年賽加爾看好的主題有二:

第一,他持續看好新興市場的科技股。「我們是增持科技股的。」賽加爾強調。在接受本刊專訪時,他指出,由包括騰訊和阿里巴巴所領軍的這一波新興市場的科技革命,與以往截然不同。「我們看的是可持續性(sustainability)。這不只是關乎於科技。」賽加爾分析,過去,價值投資人會避免投資科技股,是因為認為科技產品很容易過時、產品的護城河不佳。「但現在,這些很多所謂的科技公司已成為『平台』(platform,亦即類似網路商場的概念、持續賺取現金流)。以騰訊來說,它已變成提供實際生活的消費品(公司)」。

原物料價揚帶動經濟
投資消費類股、銀行股

第二,他認為今年的行情將可望輪動到科技以外的產業,「之前的漲幅主要是集中在科技業。但進入今年,我們將會看到類股和國家的輪動。」賽加爾強調。

2018年初以來,西德州原油價格已經漲至每桶62.77美元、銅價過去1年則是上漲了18.27%。在大宗物資價格上揚、生產國經濟改善之下,賽加爾也重新檢討其持股策略。「舉例來說,雖然我們覺得大宗物資價格會走高,但我們不一定要投資在大宗物資股票上,我們也可以投資在該國的消費類股上。」舉例來說,在賽加爾的持股中,就有一家祕魯的銀行。他認為,在原物料價格改善下,作為銅產國的祕魯的經濟也會改善,銀行股將可望受惠。

 

最後,賽加爾也提醒,雖然持續看好新興市場的上漲潛力,但預期今年的新興市場波動將會加劇。


作者簡介_Smart 智富月刊

《Smart智富》成立於1998年,提供股票、基金、期權、黃金、外幣、債市、房地產、保險、退休規劃、消費觀念等投資理財領域的知識、情報與課程服務。旗下產品有台灣發行量最大的理財月刊-《Smart智富》月刊、排行榜常勝軍-《Smart智富》密技雙月刊、《平民股神教你不蝕本投資術》《權證小哥教你十萬變千萬》等財經暢銷書,以及DVD、課程講座、大型論壇、facebook等,全方位服務投資族群需求。

網站:Smart 自學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