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新聞

金融環境寬鬆 全球經濟將溫和增長

金融環境寬鬆 全球經濟將溫和增長

目前全球經濟已進入擴張週期末段重要的轉捩點上,但週期的末段並不意味著週期將會結束。我們認為,市場擔憂近期經濟可能出現衰退的反應有些過度。相反地,隨著地緣政治風險減弱,中國經濟增速放緩止穩,及全球量化寬鬆貨幣政策的遞延效應陸續傳導到實際需求面,全球經濟增長將在2020年初溫和成長。

另外,現階段偏低的美元借貸成本,也意味著新興市場金融狀況將出現重大改善,這可能會有利於全球需求增長。在這樣的環境下,股市方面我們看好中國股市、新興市場股市以及美股2020年的投資前景;債券市場部分,則是看好較具收息吸引力的新興市場債券及區域型高收益債。

2019年中美貿易摩擦影響全球的工業生產和貿易,導致全球需求放緩;但如今全球製造業領先指標已在反轉(詳見圖1),預估目前的好轉跡象可望在未來幾個月變得更加明顯。而需求溫和回升的原因,主要是全球寬鬆的金融環境提振經濟活動的遞延效應已開始顯現。

 

此外,美國與中國的第1階段貿易談判進展順利,也激勵了投資人信心。且近期數據顯示美國消費動能強勁,經濟先行指標亦有落底回升跡象,預計2020年美國經濟持續溫和擴張、企業獲利重拾動能。

不僅如此,美國聯準會(Fed)政策急轉,從2018年底的偏緊立場和言論,轉向當前的偏鬆立場。聯準會近期聲明證實了我們的看法,即聯準會寧願讓美國增長和通膨「出現過熱」,也不會冒著經濟可能大幅下滑的風險而過早採取緊縮政策。我們認為,美國聯邦基金利率短期內將不會上調(詳見圖2)。

 

重要的是,貨幣政策轉向寬鬆的國家不是只有美國,而是遍及成熟市場和新興市場。低利率政策將對製造業發揮更大提振效益,在外部需求沒有出現更大利空消息的衝擊下,這在2020年初將對製造業增長發揮支撐作用。

另外,我們預計在低失業率和穩健薪資增長的支撐下,2020年消費增長有機會保持韌性。反之,如果主要經濟體的經濟增長出現減弱訊號,這些經濟體要求財政政策刺激的呼聲會愈來愈高,對投資市場也會提供信心支撐。

在中國部分,儘管GDP增速已降至1992年以來的最低水準,但中國人民銀行的貨幣政策立場尚未明顯轉向寬鬆。然而中國人民銀行在2019年11月初將1年期銀行貸款利率下調5個基點,表明它並未忽視增長放緩。中國人民銀行的溫和舉措,剛好反映出它想在週期性和結構性目標之間取得平衡,確實具有挑戰性。

不過,投資人無須過度擔憂,因為中國政府擁有一整套貨幣和財政政策工具,可以轉而採用利率以外的措施,一方面影響需求增長率,另一方面調整經濟驅動力。隨著這些政策措施開始發揮效力,中國經濟增長將會回穩,更遑論中國政府還有進一步採取刺激措施的空間,無論是貨幣或財政政策上。

此外,隨著資本市場向國際投資者開放,中國股市還有進一步上行的空間,因為中國股市納入MSCI新興市場股票指數後,資本流動不斷增加,這將有利於國際資金進一步流入。且中美雙方已經對第1階段貿易協議達成共識,雖然能否真的簽署貿易協議還有待觀察,但整體發展朝向正面,貿易緊張情勢利空逐漸反映,對於股市提供支撐。

低利率拉抬企業獲利
新興市場經濟可望回升

除了中國之外,整體新興市場在2020年前景同樣看好。全球資金環境寬鬆,新興國家陸續降息以支撐經濟成長,包含巴西快速降息4次、俄羅斯連降5次、印度更是5度降息、泰國2度降息至金融海嘯以來的新低。利率走低有利於企業獲利成長,新興市場經濟成長動能2020年可望回升,目前市場普遍認為2020年新興市場企業基本面將優於2019年。

在債券市場方面,美國聯準會已暗示暫停降息行動,殖利率繼續大幅探底的可能性低,雖然是否會進一步寬鬆貨幣仍是未知數,但聯準會看來無意於短期轉向緊縮立場。美國經濟成長雖有所放緩,但製造業疲軟尚未波及到消費,且隨著美國短期利率下降、總經數據出現回穩,美債殖利率曲線趨陡,因殖利率曲線倒掛而引發全球經濟恐將衰退的擔憂可望逐漸消退。在此情況下,預期利差型債券如新興市場債券或區域型高收益債券等,可望受惠於投資人風險胃口增加而有表現空間。

整體而言,我們認為2020年的全球經濟,將是經濟成長溫和上揚的一年,主因為地緣政治風險降低、中國經濟放緩疑慮減輕、領先指標觸底反彈,以及寬鬆貨幣政策的刺激效果將逐步發酵,而在低失業率以及穩定薪資成長助益下,原本強勁的消費力道可望延續至2020年。


小檔案_布朗(Evan Brown)

學歷:史丹佛大學MBA、布朗大學學士
經歷:瑞銀資產管理資產配置O'Conner團隊策略師
現職:瑞銀資產管理資產配置全球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