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理財

我表弟最近很鬱悶,因為他在工作中遇到了特別棘手的難題。他們公司新來的總經理之前承諾過他,只要他達成年度業績指標,就升他做副總監。結果,剛過了年,不知道什麼原因,總經理空降了一位總監到表弟的部門,而且這位總監還帶了一位副手來接手表弟的業務。

表弟很苦惱,一方面是他覺得主管言而無信,另外一方面是為到手的職位飛了而懊惱不已。我問他:「你覺得總經理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去年的業績你完成得不錯,利潤也達標,該不是因為完成得太容易,所以總經理決定自己接手這塊餅吧?那你得要小心了。」

表弟一臉苦不堪言的說:「這我哪知道,看來我今年升職加薪的夢要泡湯了,我都計畫好等月薪10萬的時候要怎麼用呢,誰知道突然演這麼一齣。」我笑了笑說:「別說我嚇你,如果高薪那麼好拿,那每個人都是富翁了。你最大的弱點就是人際關係差,少了這塊木板,就算你升了也未必守得住。」

我不知道現在的年輕人會不會對月薪10萬嗤之以鼻,這個數字在我30出頭的時候,無異於一輩子都拿不到的天文數字。那時候如果聽到誰月薪10萬,我會覺得對方了不起。直到這幾年,不知道是不是物價漲了,回到老家聽隔壁鄰居說,某某的孩子做直播主,一個月就賺好幾十萬,我忽然覺得有點看不懂這個世界了。

以前,每年春節回老家,遇到親戚、朋友問起1個月賺多少錢,我總是假裝不經意地說,也就5萬多吧!那種不經意,總是被忍不住上揚的嘴角所出賣。我記得第1次月薪漲到快5萬塊的時候,是在老孫手下,當時我們在他辦公室喝茶,旁邊還有人力資源部的負責人。他假裝不經意地說:「公司有1個加薪的名額,我提了你,上面同意了。」

我也假裝不經意地回答說:「那能加多少呢?」人力資源部的負責人就在一旁回答說:「你原來是4萬2,000,漲完是4萬9,000,每個月應該還有5,000多的交通補助,其他餐費補助和通話費補助也照舊。」我故作鎮定地拿起茶壺,給老孫和自己都倒了一杯說:「嗯,還可以。」其實,那時候的我已經快抑制不住自己要裂到耳朵的笑意。

好不容易忍到下班,我第一時間打電話給老媽,告訴她,你兒子現在也是月薪5萬的人啦!當然,月薪5萬還是要加上交通補助什麼的,這些我就沒說。

那時候覺得自己已經很了不起了,當時我才來這家公司2年,2年前我還只是一個月領25K,2年薪水沒漲過一塊錢,也沒有存款的傻子。那時候的我甚至發下豪語,哪個公司給我年薪50萬,我就在那家公做到死!

1年後,我月薪變成4萬2,我對自己說,這還不算。又過了1年,月薪超過5萬了,之後,有關調薪的記憶都停在了那一天。我甚至都還記得,那天我特地去肯德基買了5盒雞翅當作給自己的獎勵。從那一年開始,我銀行裡有了存款,也就是那一年過年回家,當別人問起我1個月薪水多少錢的時候,我會假裝平靜但掩藏不住得意地說:「就5萬多塊吧!」那時候對我來說,月薪10萬還是天文數字。

但在那之後,我變得對薪資漲幅無感,我開始關注淨收入,關注我在公司的職級排名。我們每個公司的職位都分等級,同樣是經理,有的是1級,而有的是10級。

忘了從什麼時候開始,我會把每月的收入記下來,年底匯總得出自己的年收入是多少。我的年薪從50萬漲到60萬,然後在75萬時停滯了一下,後來卡在100萬不動了。薪水上漲的背後,帶來的是壓力,是更多的工作任務,是加班,是隨時可能撲面而來的職場鬥爭,是一次又一次的挑戰和難關。我很想對表弟說,一個只懂做事的人,年薪可能停留在100萬上下。因為如果你不經營人際關係的話,你沒辦法掌握一定的團隊管理技巧。

月薪超過10萬之後,我開始不記得數字這件事。我被很多突如其來的任務追得團團轉,不得不面對自己不擅長的人際關係和團隊管理。每當打擊讓我自信全無,壓力讓我趴在地上喘不過氣來的時候,支撐我熬過來的,往往都不是薪資條上的數字,而是一個疑問:你的本事,是不是就只能到這裡了?我心裡則有一個聲音在回答,像所有的拳擊手被打得面目全非,趴在拳擊臺上被裁判問你是否認輸的時候一樣,我會出於本能地回答一句:不!我覺得我還行,我還能再站起來。

許多年後,當我在選擇一項業餘的運動的時候,我選擇了拳擊。很多認識我的人都很詫異,而只有我自己知道,這個賽場的舞臺,我已經站了很多年了。每當我腳步沉重,目光模糊的時候,最刺激我的不是「加油」,而是那句反問:就到這裡了嗎?你認輸了嗎?不,我想我還行。不,我還想再試試。

當我發現我的存款超過50萬時,其實是一個意外。那時候我還會去銀行補摺,之前每次去自助存款機存錢的收據我也都留著,有一段時間是固定的1萬5,000,有一段時間是固定的2萬5,000,然後每年夏天,我會留意一下總存款來到幾位數。當我看到50萬的時候,我恍神了一下。

我想起許多年前那個北漂賺錢的少年,背著50萬的債。他每晚都睡不好,他怕死了,他怕被公司叫他不要幹了,他怕自己在這個城市裡碌碌無為,他拚了命地兼職,馬不停蹄地換到薪水更高的工作,就是希望有一天可以賺大錢。

也想起當年開個漫畫工作室被騙了,我坐公車跑到特別遠的地方去討債,竟然被對方各種言語羞辱、各種推諉,最後丟給我2張千元鈔。我手裡握著錢,就在路上哭了,然後隔週又硬著頭皮繼續去要回我的錢。

命運往往會跟你開玩笑,當你愈盯著錢看的時候,就愈賺不到。當我放寬了眼光,開始懂得要賺錢,先要學會拒絕;要找工作,先要結交朋友的時候,因為一個意外的機會,我賺到了人生的第一個10萬元。

那筆錢只是讓我卸下了壓在心上的大石頭而已,其他什麼都不能證明,不能證明有能力,也不能證明有才華。此後我陷入一段漫長的迷茫且缺乏動力的時期,我不知道為什麼要賺錢,也不知道賺錢的機會在哪裡。之後又是一個意外,被朋友推著去廣告公司面試,誤打誤撞地通過了面試。我待了2年,依舊戰戰兢兢,好不容易遇到主管帶著我跳槽,才算是我人生第一次感到自己「有選擇」,為自己爭取到了高一點的薪水。

從那之後很長一段時間,我都是為了保住這份薪水而活,我所有的成長都是被迫的,都是不斷遇到危機,不斷解決問題,然後一層一層地蛻變,最後走到了今天。

後來,我的年薪突破150萬。這對自己是一場極大的考驗,它逼迫你去正視自己的弱點,然後去嘗試修補;它逼迫你面對自己的瓶頸期,然後找所有的助力去突破;它逼迫你必須找到自己的價值,找到不被他人替代的理由;它逼迫你必須自信,不然你憑什麼承擔之後的風險?

年薪達到150萬以後,你會變得有目標感,開始留意自己的邏輯表達。年薪250萬以後,你的抗風險能力會變強,你不會懼怕浮動薪資,反而會把挑戰當機會。

我差不多是在年薪250萬左右的時候,可以坦然面對職場高管的薪資調整,也就是我們說的浮動薪資。我們公司把高管的年薪按照不同的比例,分成季度考核、年度考核以及獎金等不同部分。這幾年許多房地產公司採用了三七開或者四六開的形式,一來是把核心高管層的個人收入和企業的盈利情況掛鉤,二來我猜想應該也是為了預防高管辭職。

畢竟,如果想離職的話,你可能要考慮的不只是1個月的工資,還有年薪的20%會泡湯。這件事讓我學會從更長的時間軸去看待自己的薪水浮動,包括我會對比每個季度的績效分數,關注公司的財務報表、每月的經營快報和公司目前的產業結構。甚至出去面試的時候,我不僅關注薪資數字,還關注企業目前待解決的問題以及板塊劃分。

公司面臨什麼樣的狀況,決定了公司樂意花多大的代價聘請你,這也決定了你的起薪範圍。部門的板塊劃分決定你未來的彙報決策者以及職級範圍,你直屬主管的思維決定了你在試用期的表現。

舉個例子,如果品牌部歸市場行銷部管理,那麼品牌部就要服務於行銷工作,和銷售數字掛鉤。那麼你就需要有能快速見效的點子;如果品牌部的意見決策者是董事長,那麼你就需要有大局觀,你要負責的是全體的推進和整體的把控,你要變成制定遊戲規則的那個人。

高薪酬則意味著機會更少,競爭更激烈,判斷要更精準,以前我從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求職膽敢報價年薪500萬。但隨著我年薪的提高,隨著我從關注事到關注人,再到關注整個領域的時候,我逐漸清楚了每一個數字背後的隱性要求。

連我老媽都知道,老闆不會白白給你那麼多錢。表弟目前還陷在「我幹得多,我就應該拿得多」的階段,可老媽和表弟都不知道,那加薪的臺階,每走一步都是一次蛻變。升職加薪的奮鬥路上,壓力和挑戰是你的朋友,不服輸的鬥志是向上的動力,把工作當作展現自我價值的一個面向,而不是全部。當你的目光不再只停留在錢上,也許才是你真的賺到錢的時候。記得,提問要更到位,抗壓性要更好。

書籍簡介_窮忙,是你不懂梳理人生


作者:小川叔
出版社:蘋果屋
出版日期:2020/08/13

作者簡介_小川叔
暢銷書作家,LinkedIn專欄作家,著作累積銷售突破百萬冊,並同時主持線上電台、開設線上課程。跨過三個領域、換過七個工作,曾提供一對一職涯諮詢,如今是個熱愛分享的「斜槓大叔」。

已出版著作有《扛得住,世界就是你的》、《替這個殘酷世界給你的一記溫柔耳光》、《努力才配有未來》。




‧ 熱門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