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

他們賣顏料、芳香劑,做到全台最大

不怕川普震盪 連賺30年高殖利率股出列

運動用品店常見的球鞋,或皮衣、沙發,都有大恭顏料蹤影!近來因原物料下跌、調漲售價,整體營運績效亮眼。
程思迪_運動用品店常見的球鞋,或皮衣、沙發,都有大恭顏料蹤影!近來因原物料下跌、調漲售價,整體營運績效亮眼。

川普海嘯來了!

狂人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後,沒人料得到他的下一步,市場亂成一團,外界說:川普當選比金融海嘯更可怕。就如選舉結果出爐當天,台股狂瀉近三百點,隔天又大漲八十點,再隔一天又吐回百點,陰晴不定的K線圖,映照出投資人的強烈不安。

有人不安,但有人不怕。一群台灣企業,他們賣的是些不起眼的「小東西」,顏料、香氛劑和電源線,一賣就是三十年,歷經亞洲金融危機、科技泡沫和金融海嘯,他們沒倒閉、沒虧錢,還變成全台灣最大!

黑天鵝滿天飛的時代,這群連賺超過三十年的公司,彌足珍貴。他們業績不見得有爆發力,只有「微幅成長」,但卻每年都能賺錢,分配給股東,把現金股利殖利率算一算,平均都在四%以上,至少是定存利率的兩倍。

「台股平均現金殖利率約四%,至少要高出四%才算高殖利率的公司,」保德信高成長基金經理人葉獻文指出,投資人如今偏好此種獲利穩定、每年營收又能微幅成長一○%左右標的。

成為一家「每年賺」的公司本事,有三大共同特色:第一,它們公司的名字,或許不像台積電、鴻海般響亮,董事長、總經理多半很低調,但它們做出來的產品,你我的生活看得到、摸得到或用得到,沒有它們,世界沒有滋味。

第二,不管景氣變好或變壞,他們只固守自己的一方田。儘管領域很冷門,公司的營收也不見得高,在台灣卻是規模、市占率第一,在三十年裡不是沒有遇過競爭,但是他們早已豎起高牆,別人想跨也跨不進來。

第三,這群公司多半有三張「牛皮」:股價牛皮、營收牛皮和獲利牛皮,甚至連本益比才十倍出頭,低於市場平均。不過,他們就像是藏在蚌殼裡的珍珠,等到蚌殼打開的那一天,股價就從牛皮股變飆股。

大恭》你穿的Nike鞋,沒有它潮不起來

今年成立正好滿五十年的大恭,就是一家穩穩賺的公司,每年每股稅後盈餘(EPS)都在一元上下。雖然你可能沒聽過這間公司,可是你腳下穿的Nike或Adidas的潮鞋,鞋面上亮麗色彩就是來自它,因為大恭是全台灣最大的顏料廠,市占率超過三成。

大恭每年現金股利維持在約1 元
大恭每年現金股利維持在約1 元

「你打開上市的塑膠公司列表,全部都是我們的客戶,」大恭總管理處主任楊琮渾指出。從台塑、南亞、三芳、大洋到華夏,沒有一家公司不向大恭下單,大恭更囊括「全球合成皮之王」三芳的七成以上顏料訂單。

據了解,三芳擔心大恭一家獨大,一直想尋找第二供應商,但就是沒辦法取代它。「同樣是紅色,它們家(指大恭)的顏料讓紅色就是比較鮮豔,」三芳財務部副總經理林信宏表示。

大恭讓客戶換不掉的本領,在於「配方」。大恭擁有超過兩萬種顏色的配方,是競爭同業的數倍,就算是同一款顏色,但染不同的材質,如塑膠、合成皮或尼龍,就得用不同的配方。

大恭厲害之處,就在選擇最適合的原料進來,調配能成功染上塑膠或合成皮的顏料。像是「用在塑膠的藍色」,就需要好幾種原料調製,各種原料多一克或少一克,不是不夠藍,就是無法上色。

但能夠上色,和上對顏色,對大恭來說只算及格,楊琮渾表示,大恭有些顏料調出來,能夠耐得住攝氏二百五十度高溫、耐光性達八級(即陽光連照四千個小時),顏色都不能掉,如果用到比較差的原料,「在外面放三天就褪色。」

而且,大恭主要顏料不是油漆,漆錯刮掉重漆就好,它直接「拌」入塑膠或合成皮當中,一旦出錯,只能整批貨報廢,沒得修改。楊琮渾指出,大恭顏料的「良率」高達九七%,低於這標準一個百分點都不行,否則送出去的貨品質不合格,廠商賠都賠不完。

花仙子》台芳香市場龍頭,寶僑也打輸它

大恭吃下台灣「顏色」的市場,那花仙子坐擁的是台灣「味道」的半壁江山。不用懷疑,你家裡多半有花仙子的產品,不論是芳香劑去味大師、除濕劑克潮靈,或者知名拖把好神拖、驅塵氏,都是它旗下品牌。

其實花仙子是一家超過三十三年的老公司,也從沒賠過錢。但你一定想像不到,資本額不到新台幣六億元的花仙子,競爭對手全是國際一線品牌,如寶僑(P&G)、莊臣(Johnson Group)、聯合利華等大型跨國企業,它在台灣芳香市場市占率第一,高達五成,毛利率更是超過四五%。

花仙子財務部經理林淑姝表示,芳香市場就像服飾,每年都有主打的「香味」,不了解台灣人的鼻子,就不易打進市場。舉例來說,花仙子曾代理過名為香必飄的芳香劑,後來寶僑買下,把代理權收回,並狂打電視廣告,自己經營起該款品牌,剛開始花仙子連帶受到影響。

但寶僑努力多年,就是撼動不了花仙子經營的芳香市場,花仙子芳香消臭產品五年來市占率反而從四五%增至五三%。林淑姝表示,即使不同公司都推出「檸檬香」,但台灣人的檸檬香,是綠色的檸檬,不是黃色的萊姆,不懂台灣市場的公司,推出的就是台灣不熟悉、但亞洲其他國家都熟悉的萊姆香,不易為台灣消費者接受。

「不論芳香或除塵,面對面銷售仍然重要,」林淑姝表示,每年花仙子都會派出超過百位的「櫃姐大軍」,駐點向上門的婆媽推銷。花仙子的推銷費用,就占營收達三成,蓋起品牌的護城河。

強敵環伺,花仙子守穩45%毛利率
強敵環伺,花仙子守穩45%毛利率

鎰勝》敢拒絕蘋果,做全球第一電源線

有一家公司,跟花仙子一樣,你一定用過它的產品,不論佳能(Canon)相機、松下(Panasonic)吹風機、到索尼的PS4和微軟的Xbox,都少不了它,它就是全球電源線龍頭鎰勝。

四十三年前,鎰勝只是一家小加工廠,卻只靠著電源線這項產品,變身業界老大,而且年年賺錢,連電源供應器龍頭台達電,都跨不進它的市場。

因為電源線最重要的是安全,要是觸電就是人命關天。但藝高人膽大的鎰勝,不只做直流電電線,還專挑安規更高的交流電電源線做,也是全台灣唯一的一家,其他同業都難以跨進來。

鎰勝會計部經理高事榮指出,每項產品出廠前,得經過搖擺、插拔、耐熱等數十種測試,光是樣品檢測期就要花超過三個月。不但如此,鎰勝的電源線散布全球,高事榮表示,歐美各地高低溫差動輒數十度,線材得做到同時耐得住攝氏一百零五度以上高溫、零下三十度低溫。

安規檢測不只在出廠階段,國外檢測單位還會針對市售產品抽驗、派員到台灣工廠稽核,平均每半年就要審查一次,光是維持現有產品認證,每年就得花上億元維護費,而客戶每改一項產品規格,鎰勝就要重新在各國申請認證。

目前鎰勝已取得全球五十個國家、上千種規格認證,這不但花錢,還花時間。野村證券國內股票投資部協理謝文雄說,國際大廠第一時間是借用老公司的經驗和技術,品質才有保障,後進者不易跨進。

鎰勝拚的不是高速成長,拚的是穩定獲利。高事榮表示,為了不受特定市場影響,鎰勝定下內規,要求單一產品收入不得占超過總營收一○%,而且不賺錢就不接,為此還推掉蘋果電源線的訂單。鎰勝靠著多種規格的產品,每年每股稅後盈餘都在三至四元,股價又穩定,現金殖利率都在七%以上。

鎰勝連5 年 現金殖利率逾7%
鎰勝連5 年 現金殖利率逾7%

胡連》一輛豐田車,沒它產品發不動

沒有鎰勝的電源線,電器動不了,但沒有胡連生產的車用連接器,豐田車也動不了。胡連是台灣產量最大的汽車連接器廠,它的產品大小,不過一個火柴盒大小,但每輛車都要裝兩千顆,沒有它,引擎無法啟動,連冷氣、大燈都沒辦法開。

「車廠對品質要求非常嚴格,要打進大廠供應鏈,難度更高,」康和證券資深分析師傅坤泰表示。例如世界知名汽車系統廠美商德爾福(Delphi),就花了十年觀察胡連,才決定與其合作。

當各工廠要求產能極大化時,胡連卻堅守一套「慢」哲學。生產汽車端子的沖床,每分鐘會生產出三百顆端子,入庫前,得經過三道關卡。首先,技術人員抽驗樣品,檢查外觀,品管人員則定時抽驗,進行產品內裝檢驗、拉拔、試用等功能測試。

胡連並自行開發檢測機器,從快速攝影鏡頭,拍攝每個產品的不同角度,並逐一與良品比對,只要發現異常品,系統就會發出警訊,這時,所有生產流程都會暫停,技術人員立刻前往查驗,找到出狀況的產品,前後幾個也要連帶追溯檢查,慎防漏網之魚。

胡連總管理處副總經理趙菁山說,一顆汽車零組件發生疏失,就足以毀掉信譽。胡連自行開發機器與加強三套把關機制後,產品不良率相當於「零」

「PPM(百萬分率)」,也就是一百萬個產品中,也找不到一個不良品。

生產要慢,但反應要快。趙菁山說,兩個月前,某個中國客戶通知,生產線連接器購貨不足,胡連立刻排進產線,由於汽車端子體積小、重量輕,產品產出後,立刻派專人搭機,帶著託運行李直送中國,四天內幫客戶排除難題。

胡連在全球最大的中國車市,自主品牌車的滲透率高達一○%,本來股價牛皮的胡連,股價這三年來從不到五十元漲到近一百五十元。玉山投顧指出,胡連有七成營收來自中國市場,受惠中國購車優惠政策,預估今年下半年還有一波業績成長。

胡連業績翻身,今年EPS 上看9元
胡連業績翻身,今年EPS 上看9元

美國普普藝術家安迪.沃荷說過,未來每個人都能成名十五分鐘。暴紅十五分鐘容易,連紅三十年就很困難,在大起大落的亂世裡,這些企業顯得更有價值。

賣不起眼「小東西」,現金殖利率4%起跳——精選10 檔高殖利率台股
賣不起眼「小東西」,現金殖利率4%起跳——精選10 檔高殖利率台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