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

美國第一次股市大崩盤:12萬個開名車的人改為徒步、17萬個已婚男無力養情婦回妻子身邊

美金
來源:Tax Credits@flickr, CC BY 2.0

編按:經濟大恐慌(大蕭條,Great Depression),是指1929年至1933年之間全球性的經濟大衰退,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前最為嚴重的世界性經濟衰退。

和發現美洲大陸或法國大革命一樣,美國1929年的經濟災難,徹底改變了西方世界的面貌和社會結構,直到今天,這場災難仍像幽靈一樣出現在我們的生活中。

在1929年10月份那個黑色星期四之前,曾經有過許多愉快的星期和快樂的年代,之前大家生活得很好。「上帝的國家」美國,繁榮且活力四溢。 美國從第一次世界大戰前的債務國,變成全世界的債權國,工業生產持續增長,消費也同樣穩定提升,這兩者都在「貸款」這一劑靈丹妙藥的刺激下成長。所有的農業或工業原料、所有的有價證券,都不斷上漲。華爾街證券交易所裡的電傳打字機,以令人眩暈的速度吐出幾公里長的白紙。所有的美國人,中產階級、小人物,還有一抵達愛麗斯島(Ellis Island)的新移民,都仿效財閥,進行投機。投機基礎建立在底部搖搖欲墜的龐然大物上,只有少數人清醒地認識到這點。

亨利‧福特(Henry Ford)一世試驗著新型汽車。夜晚,大家在齊格飛(Ziegfeld)劇院向多莉(Dolly)姐妹喝采,隨著指揮保羅‧懷特曼(Paul Witheman)一起欣賞喬治‧葛許文(George Gershwin)的旋律,他後來靠《藍色狂想曲》成為當時最偉大的作曲家,這位貧困的猶太移民之子,成為第五大街貴族人士盛大舞會上的座上嘉賓。珍‧哈洛(Jean Harlow)主宰華納影業公司的電影,靠著天藍色的眼睛、淺色頭髮和輕盈體態,成為好萊塢「頭號性感女星」。 在著名的「二十一號」(曼哈頓西52街21號),大家一邊如癡如醉聽著艾爾‧強森(Al Johnson)和艾迪‧坎托(Eddie Cantor)的唱片,一邊用茶杯喝威士忌酒。

背後操縱這種令人陶醉景象的人,就是華爾街的金融家(今天則是基金經理和投資銀行家),小心翼翼防備大家預感到危險的跡象。庫利茲(Calvin Coolidge)總統,繼任的胡佛(Herbert Hoover)以美國政府的威信公開宣布,這一切沒有任何理由在某一天結束。

許多歷史學家和經濟學家已描述過,所以我不必再強調1929年世界經濟史上最大的金融災難。10月22日,崩盤來臨。前一天,氣壓計上還標示著天氣晴朗,而這一天,卻出人意料,晴天霹靂。對經驗豐富的投資者來說,這並不意外,金融史上經常發生這樣的事情:欣欣向榮的證券交易和源源不斷流入的資金及融資,膨脹成巨大的氣球,被針刺中就會爆炸。

10月22日:大規模的拋售風波和日益緊張的情緒籠罩著華爾街。
10月23日:證券交易所疲軟,只有零星的幾個買主想藉下跌的指數獲利。
10月24日:先是暴風雨前的平靜,接著風暴就像世界末日來臨般的爆發。

一場找不到買主的賣主引起雪崩,徹底吞沒了華爾街。當時,正在美國訪問的名人邱吉爾,碰巧從長廊裡看到被恐慌侵襲的群眾,從布洛德(Broad)大街傳來叫喊聲,激動的人群聚眾鬧事,不讓警察驅散。

大家還沒意識到這一事件的嚴重程度。第二天早晨,《華爾街日報》盲目、但仍信誓旦旦地寫道:「這只是證券市場健康自然的反應,某些證券價格過高,修正是必要的。」我只能說這一切證明他們非常幼稚。

紐約五大銀行家聚集在一起,召開臨時會議。已經不能錯失時間,必須抑制大家的恐慌(這是心理因素),必須盡快找到治療恐慌的良藥:貨幣。他們在短短一個小時內制定出戰略計畫,銀行家答應提供兩億四千萬美元,透過買進讓華爾街重新動起來,這個數目在當時來說是個天文數字。紐約證券交易所副主席理查‧惠尼(Richard Withney)受託主導拯救行動,他出現在證券交易所大廳,高聲下達購買股票。但太晚了,輸血並不能解決問題,大家從極度樂觀墜入極度悲觀中。

之後幾天,指數在拋售中下跌,下跌又造成更多拋售,和前一年價格上漲總是帶來買單的情形一樣。華爾街的大樓徹夜燈火通明,繁忙不已,因為職員必須審核客戶擔保金的金額。經紀人急急忙忙找人印製通告,要求客戶追繳保證金,電報源源不斷:「請電匯保證金。」然而在隨後寄來的信封裡,卻沒有支票,只有委託單:「全部拋出!」1929年10月29日,在證券交易所底層房間裡,再次召開新的會議,這一次是秘密會議。要不要關閉證券交易所?即使這樣做,也沒有任何用處,已經太晚了,銀行家確信失敗,損失慘重。股票市場遭到致命打擊,從根本上動搖了經濟生活。

普遍的絕望情緒就像之前的陶醉一樣,迅速蔓延開來,這已不僅是精神上的危機,而是在周圍擴散開來的病毒。有幾百則軼事,以痛苦的幽默描述了那段憂鬱歲月:一位投資者匆匆走進華 爾街的一家餐廳,點了牡蠣、湯、牛排、點心和咖啡。由於他覺得侍者打開牡蠣要花一段時間,於是他便跑去看一下指數行情牌。

「撤掉牡蠣!」他看完後回來大喊。接著又跑到指數行情牌前,這下跌得更嚴重了。「把湯撤掉!」他再次轉身去看指數行情牌。「把牛排也撤掉!」緊接著咖啡也撤掉了。最後,變得一貧如洗的投資者沒有午飯吃,反而得懇求侍者給他一杯水和一片阿斯匹林。

昨天還是財富象徵的摩天大樓如今空空如也,自殺事件激增。在紐約一家飯店裡,一位英國旅客為了要好好欣賞風景,要求住到較高樓層的房間,這時大家問他:「您是想在這裡睡覺,還是想從這裡跳下去?」

不管是好日子,還是壞日子,對統計數字情有獨鍾的美國人,還是把握機會以數字描述了災難的程度:

12萬3千884名從前開著凱迪拉克轎車出入華爾街的投資者,現在不得不改為徒步。
17萬3千397位已婚男子,不得不離開他們如今已經無力供養的情婦,回到妻子身邊。
鑄幣廠為以前從未搭過地鐵,而現在不得不使用這種交通工具的人,發行了1億1千1百83萬5千248枚五分硬幣。

社會階級制度瓦解了,昨天的百萬富翁現在街角賣蘋果,移民失去他們曾經擁有的一切,除了口音。一家接一家的工廠,不得不停止生產,幾百萬失業者向無能為力的政府要求援助。通貨緊縮威脅著美國,愈來愈令其窒息。地平線上看不到一絲希望之光,到處都在崩離。數字最能貼切測量出深淵的深度,以下七家公司在兩個時期的股價,最能說明情況有多糟。

 

在這段黑暗的日子,1932年11月的大選把一位被命運選中的人領進白宮,羅斯福,羅斯福承擔起拯救美國大陸和資本主義的重任。羅斯福接手時,恐慌達到最高點,由於現金風暴,密西 根州的銀行率先關門,緊接著其他47個州的銀行也相繼關閉。羅斯福馬上召開會議,要大家想出新對策。以此為開端,進行了無數次經濟、金融和社會改革,包括引進銀行分離制度,避免貸款投機。從這時起,銀行可以從事證券交易或傳統的貸款業務,但是禁止同時從事兩種業務。

打破通貨緊縮型的下跌螺旋,首要關鍵就是金本位制,就像英國早在兩年前對英鎊採取的措施那樣,羅斯福讓美元掙脫金本位制的束縛,美元貶值了40%,這一措施令之前因英鎊貶值,而嚴重影響的美國競爭力,恢復聯準會向所有銀行分配新貨幣,銀行櫃檯重新開始營業,為了盡快取得現金,大家一大早就奔向銀行,領錢的人排成長龍。不過當大眾看到銀行如數支付每筆款項時,便放心了,到了晚上,存在銀行裡的存款比營業前增加許多。由此美國從一個有病的國家脫胎換骨,成為繁榮的新國家。而這位由於華爾街危機而在美國辛勤執政十四年的人,更在美國歷史中贏得值得崇敬的一席之地。


書籍簡介

一個投機者的告白

作者:安德烈.科斯托蘭尼(André Kostolany)
譯者:唐峋
出版社:商業周刊
出版日期:2014/08/21

作者簡介

安德烈.科斯托蘭尼

德國知名投資大師,嫻熟金融商品和證券市場的一切,被譽為「20 世紀股市見證人」、「本世紀金融史上最成功的投資者之一」。

1906年生於匈牙利。13歲隨家人移居維也納後,開始著迷於歐洲各種貨幣的不同變化,從而展開其絢麗多彩的投機人生。他在德國投資界的地位,有如美國的華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他的理論,被視為權威,德國的投資人、專家、媒體記者,經常詢問他對股市的意見。

巴黎是科斯托蘭尼的發跡地,影響其一生的人生觀與金錢觀皆在此時期建立,並立志成為百萬富翁。此後他持美國護照、在德國工作,歷經兩次世界大戰,遭逢兩次徹底的破產。但科斯托蘭尼說:「投機者要提得起、放得下。」每一次衝擊的谷底,都讓他彈跳得更高。

70年代開始,科斯托蘭尼多了一個新頭銜「股市教授」,開始在德國和世界各大都市的咖啡館中,教授股市知識和預測,上自王孫貴族,下至販夫走卒,都是科斯托蘭尼咖啡館講座中的學生。咖啡館講座回響熱烈,不但學生人數大增,連各大金融機構、銀行也爭相邀請科斯托蘭尼演講,而科斯托蘭尼也成為德國、奧地利多所大學的客座教授。

科斯托蘭尼不僅是成功的投資者,也是廣受讀者喜愛的作家。雖然在35歲就賺得足以養老的財富,但過人的精力,使他不甘就此退休,轉而發展第二事業,將自己的證券交易經驗與理論,寫成一本本實用且平易近人的書籍,廣受讀者喜愛與推崇,成為關注股市的財經作家。60年代以來,30年筆耕不輟:《這就是股市》一書被翻譯成7國語言,還拍成了電影,從此躋身暢銷作家之列;1991年的經典之作《證券心理學》一書,更是德國大學經濟系學生必讀書籍。從1987年至今,共出版13本著作,在全球賣出300萬冊的佳績,包括台灣、中國、韓國、希臘、丹麥,都有翻譯版本。此外他也是德國經濟評論雜誌《資本》的長期作者,供稿長達25年。

1999年,見證百年金融發展的科斯托蘭尼因病辭世,留下財富給繼承者,但留下典範給所有的讀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