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理財
本文作者為愛長照專欄作家朱國鳳

送老母保險箱,卻連「四個6」密碼都記不住...孝女慨歎:我媽有我能託付,但我以後能託付誰?

老人 長照
圖片來源:photo-ac.com

甄奶奶的老伴走了後,獨居了一段時間,好幾次在家裡摔倒,自己爬不起來,被迫在地上躺了一晚,出嫁的女兒擔心老母親的安危,決定聘僱外籍看護

女兒回去探視時,看護跟女兒說:「太太,阿嬤到處掉錢,我在洗衣機裡、花園裡,好幾次撿到阿嬤掉的錢。」

其實阿嬤大部分的財務,已經由女兒接管,但是女兒仍然會在阿嬤身邊放一些錢。這一位女兒是我的大學同學,聚餐時無奈地跟我說:「雖然知道老媽喜歡聽電台宣傳,買一些又貴又沒效的健康食品,但老人家身邊還是要放一些錢,讓她能夠自由支配,否則會越來越不快樂。」

過去阿嬤會把女兒留給她的錢,鎖在梳妝台的抽屜裡,鑰匙隨身揣著。後來因為常常掉鑰匙、配鑰匙,阿嬤索性把這些千元鈔捲起來放口袋,放口袋的結果,也是跟鑰匙的下場一樣,走到哪、掉到哪,或是走到哪、忘到哪。

那一捲鈔票,數額也有好幾萬元,雖然外籍看護拾金不昧,但阿嬤如果掉在外面,或是掉在看護沒發現到的地方,嫌疑最大的看護,可能就要「揹黑鍋」了。

連傻瓜版的密碼,都背不起來

因此女兒專程去買了一個保險箱,女兒要求老媽把大部分的錢放在保險箱裡,小錢包裡只放二、三張千元鈔就好。女兒跟老媽說,小錢包裡的錢用完了,再從保險箱裡取,身上不要再放一疊鈔票了。

女兒認為這樣的安排,讓老媽仍然可以擁有支配金錢的權利,也能擁有財務安全感,至於小錢包裡的二、三千元,就算掉了、也不會太心痛。

但是女兒接著說:「保險箱剛買來的那一晚,真的完全被我老媽打敗了。」那一款保險箱,是各大飯店裡最常見的迷你款,為了能讓普羅大眾輕易上手,操作設計相當簡便。

只要輸入自己設定的四位數密碼,再按#字鍵,轉動旋鈕,就能打開保險箱。女兒一開始想說,設定老媽身分證的末四碼。「沒想到,我媽可以一口氣背出完整的身分證字號,但是要她只唸出末四碼,就是不行。」

於是女兒放棄用身分證末四碼來設定,改成老媽自己的生日。甄奶奶的生日是3月26日,要設定成「0326」,但是老人家就只記得住「326」,只輸入3碼的結果,當然打不開保險箱。

最後女兒設定四個重複的數字:6666,想說這麼傻瓜版的密碼,總會記得住吧。女兒反覆教了四、五遍,「沒想到才過一會兒,老媽就問我『密碼是四個6?還是六個6?』」

女兒只好無奈地跟母親說,「沒關係,你忘了密碼,打電話給我就行了。」

聽完老同學的敘述後,我提醒她,老人家可能有失智症的徵兆,建議要進一步就診確認。因為阿嬤可以記得住一長串的身分證字號,就是記不住重複的「6666」,表示遠期記憶尚未受損,但是眼前的短期記憶可能失靈了。

不過,這位老人家面臨的老後問題並不大,因為她有外籍看護來守護人身安全,有女兒來守護財務安全。但是老後如果沒有可信賴的親人,幫忙守住荷包、守住保險箱,又該怎麼辦?

不只生活自理能力退化,財務自理能力也會退化

女兒回憶老媽財務自理能力的退化之路。一開始是經常搞丟身分證,因為要重新申請,搞到戶政事務所的承辦人員都認得這位阿嬤了。

接著是記不住提款卡的密碼,乾脆設定成「123456」;後來甚至連「123456」都記不住,還寫在放提款卡的小皮套內側。

女兒說:「也就是說,誰撿到這張提款卡,誰就能直接提領了。」老人家的帳戶等於「門戶洞開」。阿嬤也意識到自己已經逐漸喪失管理老本的能力,於是託管給最信賴的女兒。

老本不用擔心被騙、被盜領。需要用錢、提錢,出一張嘴就好了,女兒會遵照指示,到ATM提領送來。

從大學認識到現在,我深知女兒的個性正直、善良,老人家可以放心託付全部的老本。但是女兒放下咖啡杯後嘆了一口氣說:「我媽有我可以託付,可是我以後能託付誰呢?」

行動支付年代,老人家的挑戰只會多、不會少

仍然是小姑獨處的女兒說,未來是行動支付年代,對提款機與提款卡的倚賴將會減少,家裡也不用再放一筆現金備用了:「但是老人家面臨的挑戰只會多、不會少。」

她拿出手機,畫面上有好幾個行動支付的APP,要用這些支付工具付款,第一關要先登入,登入密碼至少是6位數。

「光是『四個6』,就已經把我老媽搞昏了,不要說是六位數密碼了。」女兒抓住我的手說:「如果不是老媽的現身說法,我完全不會想到,我們老後還可能遇到失智症的挑戰,這個挑戰就是,你會連『四個6』都背不起來耶。」

我安慰她,沒有辦法用「密碼登入」,還可以用「刷臉登入」啊。女兒更是一臉驚恐地看著我:「天啊,你有想過只要有心人士拿著你的手機,對著你的臉刷一下,你還在對著鏡頭傻笑時,你的錢已經不知轉到哪裡去了?」。

跟老同學道別後,在回家的路上,我想起家母也有一位老鄰居陳媽媽是獨居狀態。陳媽媽雖然有兒有女,但是兒子經常出國,女兒也嫁到城市的另一端,無法常常返家探視。

陳媽媽把身分證、健保卡、存摺等等,都寄存在家母這裡。我問母親,陳媽媽不是有媳婦住附近,為何不交給媳婦保管?母親嘆口氣說:「家家有本難念的經。」

作家簡媜在《誰在銀閃閃的地方等你?》一書中曾寫到:「能把身家性命、身分證、房地產權狀、存摺、印章、密碼、保險箱鑰匙,放一萬個心地交給兒女或媳婦保管、辦理......是一件常常被忽略、卻關乎安危與和諧的幸運之事。」

簡媜因為有照顧外祖母與公公的親身經歷,很早就意識到老後託付財務的重要性。但是另一本書的作者,顯然就輕忽了這道難題。

在《獨居時代-一個人住,因為我可以》這本書中,我瀏覽了全部的章節,都看不到關於財務自理能力逐漸退化的因應之道。

聽完「阿嬤的保險箱」的故事後,我也要來好好想一想,老後當「四個6」都記不住時,要如何保住自己的老本呢?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朱國鳳專欄】連「四個6」的密碼都記不住時,要如何守護老本?一個「阿嬤的保險箱」的真實故事


專欄簡介_愛長照

愛長照提供最實用的長照資源補助、養生保健、疾病知識、心情支持等彙整。我們是與照顧者站在一起的專業團隊,有「銀髮照顧」的相關疑問,歡迎來「愛長照」了解更多!

網站:http://www.ilong-termcare.com/
臉書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8525carehelper/?fref=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