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新聞

日本人薪水高但很窮,成年人零用錢創10年新低

日本 觀光
圖片來源:Moyan Brenn

flickr,CC BY 2.0

日本人平均年收入為 414 萬日元 (約合 110 萬元新台幣),但是大多數日本工薪族依然感覺手頭拮据。2017 年以來,日本成年人每月可以自由支配的零用錢再度減少,並創下 10 年來新低

中新網 2 日援引日本時事社 5 月 1 日報導,2017 年日本成年人平均每月的零用錢比去年大幅減少 4421 日元 (約 1183 元新台幣),目前只有 25082 日元 (約 6717 元新台幣),這是 2007 年開始這項調查以來,成年人零用錢最少的一次。

在零用錢方面,日本男女差別還是很大的。一家之中,男主人每月的零用錢平均為 31764 日元 (約 8506 元新台幣),而女主人則只有 18424 日元 (約 4933 元新台幣)。之所以會出現這樣的差異,是因為相當一部分日本家庭中,都是男主人在外工作,女主人在家操持家務,照顧孩子,而男主人的午餐、交際費用也都包含在每月不多的零用錢中。

為了爭取更多上班族顧客,不少日本速食店如今都以能夠用一枚硬幣解決午餐作為主打招牌。日元中面值最大的硬幣是 500 日元 (約 134 元新台幣)。由於日本物價本來就高,要想 500 日元讓上班族吃飽絕非易事。

為此,不少商家推出米飯或者麵條可以免費續加的服務。也就是說,如果你點一碗拉麵,吃了沒飽,那麼商家還會免費送一碗白飯或者免費送一坨麵條,你可以把飯或者面泡到麵條湯裡,吃飽為止。

在日本,一種常見的冰棒漲價 5 日元,會成為全國媒體關注的重要新聞;上酒吧,日本上班族點兩瓶啤酒,叫兩個小菜就可以喝一晚上;點一桌子菜,還不斷追加的,一般不是外國遊客,就是退休的老年人聚會。

在超市,一群家庭主婦跟著彎腰打簽的店員緩慢移動,因為每到傍晚,為了促銷,日本超市都會不定時地給副食打折,而很多主婦就是瞄準這個時候,搶購性價比高的食品。

日本政府為了推行勞動機制改革,鼓勵上班族們早下班,鼓勵企業取消加班。然而,一個 30 多歲的上班族卻說,他每天加班 3 個小時,這樣一個月可以拿到 3 萬日元的加班費,可如果沒有這 3 萬日元,他的生活「真的很成問題」。

最新公布資料顯示,日本人平均年收入為 414 萬日元 (約合 110 萬元新台幣),數字並不低,但是大多數日本工薪族依然感覺手頭拮据,其中原因是:

首先,日本物價很高,特別是食品和交通。在東京 1/4 棵白菜可以賣到 200 日元 (約 53 元新台幣),而坐一次公車也要 220 日元 (約 59 元新台幣)。

其次,大部分日本家庭只有男主人工作,而男主人的收入除了用來支付一家人的日常開支,還要供房子,給孩子繳學費等等,這些費用也不容小覷。

此外,日本人普遍對退休後的經濟狀況感到擔憂,所以不敢花錢。

日本人的退休金一般分為兩部分:國民年金和企業年金。日本已經進入老齡化社會,國民年金入不敷出現象嚴重。目前,國民年金的支取年齡被一拖再拖,金額也是一降再降。很多年輕人由於擔心退休後可能根本拿不到國民年金,現在已經開始拒繳年金,這也進一步導致國民年金的收支情況惡化。

企業年金方面,在日本退休的時候很多人都面對一個選擇:是分 20 年領取相對高額的企業年金,還是接受每月固定,但金額較少,可以一直領取的企業年金?當然,能夠獲得企業年金還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必須是公司的正式員工。

根據 2016 年初的一項統計,日本目前以正式員工身份就職的人,只占全部勞動者的 6 成左右,也就是說,對於大約 40% 的日本人來說,國民年金將是他們退休後的唯一穩定收入來源。

正因為對老後的生活充滿擔憂,現在日本年輕人把錢袋子捂得越來越緊,一方面他們要維持目前的生活,撫養孩子;另一方面,他們還要為將來打算,留下退休後足夠生活的儲蓄。

現在,在日本,除了個別富豪,大眾人群中,老年人被認為是真正的有錢人。這些人普遍經歷了泡沫經濟時代,家藏頗豐。

根據日本明治安田生命保險 4 月 28 日公布的調查,雖然有超過 20% 的日本家庭表示,目前全無儲蓄,但是 50~70 歲年齡層的受訪者中,家庭平均儲蓄卻超過了 1000 萬日元。然而,父母有錢絕不等於孩子也有錢。因為在日本,無論是贈與還是繼承都要繳納比例不低的所得稅。所以說,日本年輕一代,雖然不至赤貧,但手頭並不寬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