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新聞

各國央行力行寬鬆貨幣政策,印鈔數量之多可說是前所未見,但許多現鈔如今卻遍尋不著,央行無法確知有多少鈔票被藏起、也不知人們藏現金的原因,正在努力循線追蹤、希望能找出解答。

華爾街日報12日報導,美國聯準會(Fed)的資料顯示,去(2018)年在外流通的美元總值達到1.7兆美元(當中有124億美元為一元鈔票、1.3兆美元為百元大鈔),高於2013年的1.2兆美元。Fed經濟學家Ruth Judson 2017年曾發表研究報告指出,所有美元當中,約60%在2016年底前流到國外、約75%是百元大鈔。

罪犯、逃稅者視美鈔為珍寶,擔心金融系統崩潰的人也最愛美鈔。央行追尋現金流向、並非只為滿足好奇心。倘若央行不知道在外流通現金多寡,可能會誤印太多鈔票、引發通膨風險。

德國央行(Bundesbank)估計,大概有超過1,500億歐元被藏匿在德國。澳洲央行(RBA)則猜測,在外流通的鈔票,僅1/4每天都被使用,8%的現鈔用於影子經濟(即逃稅或非法交易),多達10%的鈔票可能已毀損。意思是,遺落在沙灘或沙發縫隙的鈔票,總值可能高達76億澳元(52億美元)。

瑞士國家銀行(SNB)看法不同。該行直指,利率低迷時,大額鈔票需求通常會增加,因為人們不信任銀行系統。舉例來說,2000年人們大舉囤積瑞郎,可能就是受到千禧蟲(Y2K)問題、達康泡沫破滅、911恐怖攻擊事件以及歐元問世等因素影響。2007年爆發的全球金融危機,也促使人們囤積更多現鈔。

巴菲特談負利率:錢藏床底比銀行好

美國投資大師華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2016年5月2日接受CNBC專訪時,對負利率發表他個人的看法。

巴菲特當時指出,假如負利率迫使銀行對存戶收取利息,那麼他真的會想把錢從銀行提領出來;若投資人像波克夏一樣擁有很多歐元,那麼把錢藏在床墊底下肯定比存在銀行還要好。他也坦承低利率環境讓波克夏的盈餘成長受到拖累,如今該公司有接近600億美元的資金利息僅有0.25%甚至更低。

之前曾預見金融海嘯和達康泡沫、備受尊崇的價值投資大師霍華馬克斯(Howard Marks)也提出因應負利率的方法。馬克斯10月17日發布了最新備忘錄,他引述英國金融時報8月5日的報導,直指投資人可以到瑞士找一家銀行,每年支付1,000元瑞郎租用保險箱。由於瑞士有幣值高達1,000瑞郎的紙鈔,一個一立方公尺的保險箱,可存放價值10億瑞郎的實體現金。這比直接把錢存入銀行帳戶、然後面臨0.75%的負利率(等於要支付750萬瑞郎的費用)便宜得多。

不想這麼做的人,馬克斯建議,最可靠的方法也許是購買能創造耐久現金流的資產。有機會創造良好成本收益率(yield on cost)的債券、貸款、股票、房地產及企業,看來都是因應負利率時代的合理策略。

編者按:本文僅供參考之用,並不構成要約、招攬或邀請、誘使、任何不論種類或形式之申述或訂立任何建議及推薦,讀者務請運用個人獨立思考能力,自行作出投資決定,如因相關建議招致損失,概與《精實財經媒體》、編者及作者無涉。

資料來源-MoneyDJ理財網



‧ 熱門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