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富故事

昨天中午出門搭了一台Uber,運將大哥頭髮灰白,很蓬鬆沒有梳理,看起來更加蒼老,目測應該是50多歲接近60歲,我老樣子問:「現在好開嗎?週六還出來跑車不休息啊?」大哥笑笑說:「不好,就當作是一般的上班,早出晚歸才賺的到錢,1天12小時~14小時是基本。」

「這也太拚了吧!大哥做這個多久了?」我繼續問著。
「哪會累?還好啦!這個做2年,以前做黑貓的更累,這個比較輕鬆。」

可以理解,送貨真的出了名的累,一般待辦公室的,如果去做個1個星期,應該就全身是傷,扭到閃掉之類,這真是不簡單的工作。

大哥接著說:「以前是很操,但還算穩定,年中1包、年底又有1包,年終獎金那包是比較多的,可以領到12萬元左右,做了6年、7年。」運將大哥也一邊跟我說著各家管理的差異,薪水的比較等…。

我納悶問著:「那為什麼不繼續做下去?」
大哥笑著說:「趁著有體力就轉職,現在還在找工作,就先用這個擋著。如果等到完全沒體力,那也慘了。」

大哥的年紀比我想像的要輕,才50出頭歲,有3個孩子,1個大學,2個高中。

「我2個孩子,就覺得體力吃不消,大哥你怎麼會想生3個啊!」我笑笑問著。
「就雙胞胎啊,要不然能怎麼辦?哈哈!」運將大哥很乾脆的回答。

我也苦笑著,好像也不能怎樣,的確這樣說沒錯,難怪大哥說的這麼乾脆。一路上這位大哥沒有任何抱怨,沒罵政府、也沒抱怨經濟不景氣、也沒說養孩子很辛苦,這真是很灑脫的一位男人。

我好奇問著:「大哥你哪裡人?」
「我台北人啊,住東區SOGO後面,3個孩子每人1間房子,都已經準備好了,以後才不會吵架。」

原來東區這個是老家,跟爸媽住也省房租,去做黑貓送貨之前是去中國做生意,本身是技術工,他說是黑手出身,去那邊賣什麼電鍍設備還什麼,我也聽不大懂,對於機械類真的是一竅不通。

總之,以前那邊人工便宜,出貨產品單價好,後來跟合夥人拆了,回台灣就先去黑貓送貨,一送就6年、7年,現在才跑Uber,我佩服的是之前去中國做生意賺錢,回台灣還能彎下腰去送貨,真的是苦幹實幹,老家一間房在東區,另外買一間在宜蘭,不過其他房子就沒說了。

大哥說:「跑車是這樣,你如果隨便跑,那人就會散漫,最好是每天幾點到幾點,當作上下班,不要偷懶,自然就是一份工作。」「人啊,不工作就容易整個散漫,剛回台灣時也曾在家2年,真的不行,怕到了,趕緊出來找事做。」

也到目的地了,大多數中年人都有很精彩的故事,這次也不例外。這位大哥在中國賺多少錢那是一回事,令人佩服的是還願意去當物流司機這麼多年,然後現在又很自律的開著計程車,也許他沒享受到什麼,但他3個孩子卻又增加了更好的基礎,這一切都是取捨,外型不起眼略顯蒼老的他,卻深富內涵與眼光,不做事老的比較快,我相當認同。

本文獲「畢德歐夫」授權轉載,原文:昨天中午出門搭了一台UBER…


作者簡介_畢德歐夫


現職為外資券商當沖交易室經理,曾管理超過30位交易員。學生時期開始投資股票,20歲開始國內期貨與選擇權的操作,而後延伸至國際外匯、指數、活牛、農產品與美國公債期貨,22歲賺到了第一個百萬。而後進入外商當沖交易室學習,累積交易筆數超過125萬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