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富故事
創業失敗負債3000萬,靠「零錢」救了她一命

吳依霖用一把剪刀逆轉人生

 

「你好,想預約吳依霖老師剪髮的時間,已經排到1年後喔......」你沒聽錯,要找髮型師吳依霖剪頭髮,最短的等期時間通常要「1年」。談起吳依霖在美髮界的榮耀,24歲榮獲L'OREAL台灣區第1屆COLOUR TROPHY大賽冠軍、25歲在國際美髮大會以個人秀開場演出,是台灣第1位獲此殊榮者。「吳依霖」3個字,近2年在台灣、中國美容節目頻頻曝光, 儼然成為華人地區,專業髮型設計師的代名詞。(編按:本文撰於2014年2月)

奮起》

13歲當學徒努力脫貧
24歲大賽奪冠受肯定

這一位打造美髮時尚的標竿人物,卻是來自貧窮鄉村的單親家庭,吳依霖說當初進入美髮業的動機只有一個,就是「脫貧」。

10歲那年,吳依霖的母親不幸喪生於火車意外事故,單靠父親做粗工的微薄收入不足以支應全家人生活,為了維持家計,她很小就開始工作,早上就下田幫忙農事、晚上打零工,為求更多收入,13歲僅帶著1,000元,從故鄉麥寮隻身上台北打拼,從美髮學徒做起,半工半讀養活自己。

靠著自身努力與天賦,吳依霖18歲升任設計師,並贏得天后張惠妹的指名,更榮獲國外大獎肯定,名氣在美髮界逐漸響亮起來。24歲的她,在名氣、技術都純熟後,便仿效前輩設計師的腳步,自行創業成立工作室。或許是年輕氣盛,亦或許是對金錢數字、經營管理缺乏概念,創業2年內她在北中南開了4家店,擴張過快,資金周轉不過來,她向銀行、朋友借錢、每月跟10萬元∼20萬元的會,力求營運能重上軌道。在龐大壓力的轟炸下,她健康亮起紅燈,罹患子宮、卵巢原位癌,卻連就醫的時間也沒有,僅能草草安排開刀時間, 一出院又埋首於工作。

挫敗》

罹原位癌仍咬牙工作
無奈4店全倒、背一身債

然而,獨靠一人之力,始終難挽狂瀾,4間工作室陸續結束營業、合夥人落跑倒債,她,獨力扛起3,000萬元的債務。

「一個不到30歲的女生,背了3,000萬元的債務,真的很痛苦, 我不知道自己在幹嘛,只知道今天一起床,有多少洞要補、有多少金額要借。」吳依霖苦笑著說,那時的她,只能埋著頭瘋狂的工作、還債,然而老天爺卻沒體恤她的辛苦,父親2006年過世,心力交瘁的她又因工作過勞,癌症再次找上門,但身無分文的她,連開刀與住院費用的80萬元都付不出來,最後還得向友人借錢,才能順利辦理出院。

記者問吳依霖:「遇到這麼多事,妳會不會覺得人生很不公平? 有沒有想過甩頭不管?」她說從沒有過一走了之的念頭,因為這會是人生中最大的汙點,她沒辦法接受,只是在這段期間,她習慣用眼淚發洩情緒,不輕易在外人面前示弱的她,只能一個人在家偷偷掉淚。有次真的被壓力逼得喘不過氣來,下班後,她一個人漫無目的地走在路上,愈想愈不開心,最後蹲在大馬路上痛哭失聲,她的經紀人,從她出門後,就一路跟著她、看著她,卻沒有任何動作。事後她問經紀人為什麼不過來安慰她、扶她一把?經紀人說:「這是妳人生最大的絕境,妳上電視節目有了知名度,但妳沒錢,有名有什麼用?沒男人、沒存款,我扶妳這一把,會讓妳有錢有房子嗎?要還債,絕對要靠自己想辦法!」

她心想,是啊,哭不能解決事情,想辦法解決眼前困境,才是最重要的事!於是她重新收拾起心神,逼著自己正面迎向挫折,透過不間斷的剪頭髮、接工作,在3年內清償3,000萬元的負債,甚至存下200萬元的資金,在2012年重新在大安區精華地段,開了自己的品牌旗艦店。

償債》

擬定還款計畫
靠4個零錢撲滿過生活

回想這3,000萬的債務償還過程,吳依霖說,她學到了務實面對問題,並修正自己好勝不服輸的個性。

面對債務的第一步,是她透過經紀人,找到一位可信任的財務專家,並徹底公開她的財務狀況,專家在分析狀況後,替她擬定還款計畫。首先帶她向銀行談判還款流程,最後決定先從高利息的地下錢莊還起,再一步步還掉銀行貸款、會錢,以及利息較低的朋友借款。

還債計畫擬定後,她回到髮廊當設計師,每天拚命工作、接通告, 每天早上9點就到店裡,凌晨1、2 點才離開,工作超過16個小時,1 天剪40顆頭,辛苦工作的薪水, 一毛錢都沒進入她的口袋,一發薪就直接照順序拿去還給債主,自己只靠上節目的通告費與存下來的零錢過活。

「靠零錢過活」是什麼意思?吳依霖說,從13歲上台北開始,她就養成「一回家就把手上零錢,存到透明玻璃罐」的習慣,她說自己很喜歡看零錢一個個累積起來、擠滿一桶的安全感,因此在她身邊, 永遠維持4桶零錢的水位。

在這還債的期間內,這4桶零錢,就成為她生活費的來源,每天早上出門前,她都會從桶子裡抓一把零錢出來,再決定今天要吃什麼、怎麼回家。如果抓一把,統統都是5元、1元,那只能吃御飯糰、走路回家了,如果裡面有50 元、10元,那就可以吃碗麵,稍微「奢侈」一下。

一開始吳依霖也不太能接受這樣的生活,每當看見抓出來的錢都是5元,個性直率的她,先是破口大罵,但時間一久,她改變自己的心態了,學著「接受它、運用它」, 從一開始「抓的錢這麼少,怎麼過日子」的抱怨,變成「如何運用這筆錢,讓日子過得更好」的期待。

她說:「在我的人生裡,零錢不是一個小人物,它不僅救了我一命,更是我的人生導師,教我如何面對挫折、運用金錢,如果不是它,以我這麼不服輸的個性,我根本學不會低頭,也不會承認自己當初衝太快、錯太多。」

▲(圖1) 買衣服當投資,至少要能亮相3

工作、上節目要治裝,吳依霖視工作場合用的衣服為「投資」,在買之前,她會思考「這件衣服能不能讓我穿3次工作,幫我賺錢?」而且絕不買當季新品,一定是找熟人以員購或超級VIP折扣購入,降低支出。

再起》

存百萬開旗艦店
精算成本效益、掌控營運

雖然薪水一撥下來就直接拿去還債,她完全碰不著,但財務專家卻在還債同時,每月從中再幫吳依霖撥出一部分存下來,作為她還債後新人生的「第1桶金」。2009 年,她還清了3,000萬元的負債,也拿到了100萬元的創業金,更在2012年,再次創立個人品牌。

再一次創業開店,她決心揮別上次造成負債的噩夢,重新學起。前一次創業,吳依霖完全不懂得經營管理,只知道拚命工作,對於店內支出毫不上心,一旦店內的資金周轉不過來就找人借,最後陷入惡性循環。

這一次開店她全權掌控實際營運,開店前,計算幾坪的店面要幾張椅子、幾位設計師與助理,最能發揮效益,每張椅子1天要有多少客人與營業額,成本才能打平。此外,裝潢時盡量選能移動不釘死,或是二手再利用的櫃子,減低成本又能日後再被利用;而店內的器材、杯盤,則全部找演藝圈的朋友,透過人脈以折扣價購入。「像這個裝熱水給客戶喝的保溫瓶,就是我透過陳美鳳,請她用代言折扣價,跟廠商一次大量購買,省下不少錢。」吳依霖指著記者手上的杯子說。

從第一次開店的糊塗帳,到現在能精算出每月要有多少營業額才能打平成本、開始獲利,由於每月都有出國工作的行程,她會要求會計每天結帳後寄送營業簡訊,內容包含當日來客數及消費模式,單日營業額、刷卡金額、現金收入金額, 以便她每天追蹤營業額。

另外,她也會精算每一項技術的「保鮮期」與消費金額,例如客人來燙髮,她會告訴客人髮型能維持4個月∼5個月不變,直接跟客人約定5個月後再來店整理的時間。她說,這樣可以大致算出一個客人,在店內全年的消費總金額。

目前店裡所有的髮型師都採預約制,也依循她這種模式,一年多運作順利下來,每天一開店就知道今天幾位客人、會進行哪些消費、帶進多少營業額。「因為客戶的流量,代表髮廊現金的流量以及穩定度。」她說,這些精打細算的小眉角,都是從失敗跌倒後,才認真學會的。回首過去,吳依霖說,3,000萬不僅是一個天文般的數字、一段痛苦不堪的生活經歷,更是一次讓人生態度與金錢觀脫胎換骨的考驗, 「我沒想到靠一雙手、一把剪刀, 能還清3,000萬元,但我真的做到了!」

小檔案_吳依霖

出生:1977年

現職:髮型設計師

經歷: 節目《女人我最大》、藍心湄、舒淇等明星之髮型設計師

得獎紀錄: L ' O R E A L 台灣區第1 屆COLOUR TROPHY論色型賞大賽冠軍、媒體大賞獎

本文獲Smart月刊授權轉載,原文:吳依霖用一把剪刀逆轉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