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新聞

有個失業已久的朋友,轉了個新聞給我:外送平台註冊司機人數,季成長150%。

他說他也要兼差當外送,否則坐吃山空,就算找到工作,薪水不漲,衛生紙電價飲料小吃一直漲,再這樣下去,他只好去山上出家,不用繳房租手機費國民年金,只要虔誠侍奉佛祖唸經掃地,至少不會餓死,也不用睡在街頭的紙箱裡。

老實說,我身邊說要找兼差打零工的,不只他一個,他們的心裡話,聽起來有種大家都窮到「相濡以沫」的悲哀。

只是這個相濡,不是大家在困境中互相用口水濕潤嘴巴的情操義氣,而是大家都在搶乾涸地溝水僅剩的濕氣,那種費盡力氣,只為了多賺幾百元零頭的窮忙,實在令人心酸。

我還有一位已經在中小型企業當到主管的朋友,他說以前還可以到沙龍找設計師剪髮,現在萬物都漲、薪水沒漲,他老婆逼他只能去百元快速理髮。當他和一堆屁孩坐在店門口等叫號時,他有種莫名悲愴。

為什麼台灣以前是金條淹腳目,現在卻落魄到大家要搶著當外送?

唉,說來悲哀,這都是幾十年來台灣人的共業造成的。

因為,從孫運濬時代以後的領導人,都是經濟弱智者,一群只懂政治和選舉的過客。

有人要名,只想要歷史定位,沒思考如何把台灣過去打下的良好基礎,在國際間發光發熱,就像新加坡那樣,讓世界強國都不敢忽視他的聲音。

有的只是要財富,根本不管什麼輔導產業,也不會用法令和稅制來吸引外資和人才,增加國力和競爭力,甚至還調高稅制,用官僚逼走外資。

說穿了,這些領導者,不僅不懂經濟,更不懂人性,有利則趨之是人性,你要吸引外資和人才,不給甜頭,人家為何要來為你出力?

但不管是貪名貪財,他們所作所為都是為了選票,為了在下次權力鬥爭可以勝出。

於是,這些不懂經濟的政治人物,幾十年來一直在吃蔣經國和孫運濬留下來的祖產,吃到現在只剩口號和骨頭。

台積電是最後一根的骨頭,鴻海和許多電子業都被台灣的仇富和稅制及整人的法令,逼到海角天涯,產業都只能在心中默默愛台灣,工廠和總部都要外移。

老實說,鴻海出走就和娘要嫁人一樣,是遲早的事,誰也攔不了。

如果台積電這最後一根樑柱也跑掉,台灣真的就只剩下用愛發電和一例一休,可以揚名國際,名垂青史。

每當我看到新加坡和中國政府,積極用心地釋出善意和推出利多政策,來吸引企業和外資和人才,台灣卻反其道要加稅刁難,只會吵著要正名或廢掉注音,不然就是搞鈔票重印或首都要遷到哪裡等意識型態的把戲,想到這裡我真的感到背脊發涼。

日前對岸釋出的惠台政策,可以說是打到台灣的死穴上。因為,台灣這些沒有未來和希望的年輕人,在意的是未來十年甚至二十年的職涯規劃,以及可以和國際平起平坐的視野和薪資。他們不會在意政黨每隔幾年的鬥爭輪替,那都只是煙火浪花,政策不連貫,成不了大事,佈不了長遠大局。

對岸不是要招安台灣人民,而是要掏空「台灣人才」,他們要的不是台灣這塊小小的邊境離島,而是未來十年可以和美國一拼高下的競爭力。

其實,我那位不得不加入外送的朋友,真是個人才,也是一條龍,但身在台灣,就只能成為賺零頭的打工仔。

龍困淺灘不是龍的錯,就算是龍,被卡在水溝也只有死路一條。何況龍長時間蹲在水溝裡,早晚也會變魚蝦,鬥志和幹勁被消磨殆盡,只剩小確幸。任何有世界觀的人都知道,上海是個深港,可以傲視全世界。台北只是水溝,水愈來愈少,魚蝦也都只好整理行李外移出走。

我不是在替對岸進行統戰工作,也不是在唱衰自己的故鄉,而是客觀地觀察,這幾年各國政府領導人做了什麼,而得出的結論。

當中國積極且有長遠戰略地佈局對台政策;當川普很清楚地立志要把產業移回美國,把工作還給人民,不僅降稅又提供優惠;當新加坡使盡吸奶力,從印度、東南亞或整個亞洲區吸引大量人才到新加坡時,我們的政府還搞不定電要從哪裡來,還在擔心員工配股分紅會課太少稅,還嫌台灣人才太多,也不擔心上市公司都想學郭董到海外掛牌,也不怕沒人想留在這交易量少本益比不到百倍的水溝裡,更不會在意為什麼人民都要去註冊外送,這麼卑屈地想盡辦法賺點零頭。

我朋友問,這樣下去,台灣十年後外送註冊會不會季成長破900%?那時候,大家都去外送,誰來點餐付錢?

我告訴他,一個國家十年後會變成什麼樣,會成就什麼,剩下什麼,從政府在意什麼,只想做什麼,就可以看出來了。

如果台灣政黨輪替仍舊只是為了權力選票和意識型態,沒人重視經濟政策和競爭力,我想,十年後,台灣應該會成為老人和流浪狗比年輕人多,家家戶戶都點蠟燭的邊境離島吧!


作者介紹_狄驤

早年為媒體工作者,也是資深投資人和專職寫作者。

 「狄驤」粉絲團

「資本主義的1001夜」專欄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