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

年底前最後「逃命波」?2個跡象,美債可能要大跌了

美金美元美國
圖片來源:dreamstime_xxl_4620396

美國經濟從2006的房地產顛峰過後,出現長時間的經濟蕭條,美國聯準會FED透過實施極度寬鬆的貨幣政策和降息,大幅壓低了美國國債的殖利率,讓充沛的資金流充滿整個美國資本市場,流動性大幅增強了,藉此來振興美國經濟。

最近十年來,美國經濟充滿了相當悲觀的氣氛,同一時間裡,日本和歐元區各國實施負利率政策和寬鬆貨幣政策,中國和英國也維持相對低利率的環境,市場大多認為FED還會有持續性相對鴿派的貨幣政策,大量資金湧入債券市場,即使2015年底FED已經開始升息了,但是2016年上半年的一系列全球投資風險上升,市場更是悲觀認為,FED再升息的機率頗低,美國債券殖利率難得在首次升息後,殖利率繼續下探。

20060101〜20161006美國10年債殖利率(資料來源:http://www.tradingeconomics.com)

按照過去的景氣循環和債券變化的相對關係,美元首次升息前,不同週期的美債殖利率就會趨勢反轉向上,但是2016年美國國債卻出現不同趨勢的發展,主要原因在於,FED在2016年底對資本市場釋出的公開資訊是升息1%的鷹派態度,但是隨著時間的發展,FED卻逐漸轉為偏鴿派的態度,所以債券市場從2016年初到年底,反而形成殖利率繼續下降的趨勢,除非FED能再次展現升息的決心,這樣才會讓債券市場出現殖利率轉為上升趨勢。

美國各年期債券殖利率(資料來源:FRED)

但是隨著美國經濟持續好轉,即使美國人口大幅增加了,初領失業救濟金的人數降到了至少20多年來最低,民間薪資也有所成長,美國次級房貸的主因─房地產崩潰也已經復甦了,房地產價格逐漸回升到2006年的巔峰趨勢,雖然能源業和相關製造業表現普通,但佔GDP比重較高的服務業成長快速,美國整體就業市場也越來越火熱,其實FED是相當適合再度啟動升息的,這也是為何2016年9月的利率會議中,FOMC的決策官員投票出現近年來最大的分歧,因為美元經濟是適合繼續升息的,而且2016年就應該續升息,避免經濟進入過熱的情況。

19900101〜20161001美國初領失業救濟金

(資料來源:http://www.tradingeconomics.com)

CME Group利率期貨升息機率(20161008)(資料來源:http://www.cmegroup.com/trading/interest-rates/countdown-to-fomc.html)

近期FED官員持續釋出2016年底很可能出現升息的訊息,市場對於美元升息的共識也越來越高,CME利率期貨預估12月升息0.25%的機率已經提升到接近60%,當市場逐漸意識到,FED真的會在2016年底再度升息,那麼債券長期上漲的趨勢很可能就會出現反轉。

通貨膨脹指數連動美國10年公債(資料來源:FRED)

考量美國通貨膨脹和10年債殖利率的相對變化,除了2012年歐債危機過後,公債殖利率相對通貨膨脹呈現負值是特殊時期以外,隨著長期經濟好轉,這個數值應該至少維持正值,甚至是1%以上的水平,這才是景氣復甦的常態,換句話說,現階段債券價格已經太高了,甚至是債券泡沫化的程度,隨著FED的貨幣政策會逐漸轉為鷹派,還有美國經濟好轉,投資人應該意識到,全球熱錢很可能隨時會從債券撤退。

 


作者簡介_Joe

台灣最大國際商品部落格主編,曾任經濟日報專欄作家;財訊雜誌、今周刊、天下雜誌、非凡周刊等媒體特邀財經作者。專長為全球人口結構分析與統計、各國總體經濟和趨勢分析、波浪技術分析、全球外匯系統、美股ETF商品操作。著有《看線圖輕鬆賺外匯》、《看線圖高效率賺外匯》、《自主投資之鑰》。

個人部落格:http://blog.moneydj.com/jo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