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

從開始打理自己的投資組合開始,前後經過幾次股災,包括網路泡沫、911、SARS、311日本大地震,幾乎都在一知半解的情況下度過。雖然還是有逢低買進一些被牽累的績優股來增加咖啡園的規模,但如何能更精挑細選,等到好價錢,那時卻是不得而知。如果我當時能用我現在悟出的量化模式,應該會有更好的績效才是。

真正敲醒我,讓我投資的心態更上層樓的,是「金融風暴」

2007年8月,我帶著兒子去美國擔任交換教授1年,我的咖啡園像冬眠一樣,保持原狀。雖然沒有買賣,還是三不五時地經由網路去追蹤台股。某天,我發現自己的股票資產達到2,000萬元,到了一個新的階段。

現在回想起來,那時的國際油價先漲到了天價,一桶快150美元,還有人喊到一桶會漲到200美元。整個國際經濟像一個膨脹過度的大汽球,早晚會爆掉。只是那時沒有人在敲警鐘,或是敲得不夠大聲!

也不記得是房地產先出事,還是雷曼兄弟先垮台

經查證才知道,是貝爾斯登兩檔次貸基金開的第一槍。總之,金融風暴來的又快又急,台股瞬間急凍到約4,000點(2008年11月21日跌到3,955點)。我就像是小時候在玩一二三木頭人,呆在那裡一動不動地看著股票資產縮水到750萬元。

之後碰到了巴菲特班的學弟妹,有人很興奮地和我打招呼,說終於遇到本尊了。一頭霧水的我,稍後才知道我的故事很榮幸地成為巴菲特班的範例。市值被腰斬再腰斬,還被太太痛罵,應該先將股票都賣掉,等4,000點時再全數撿回來。其實,我太太那時也搞不清楚,反而是我那超悲觀的老媽在碎碎念:「股票都跌成這樣,還笑得出來!」

我的回答是:「又死不了人,怕什麼?」心想:「我的統一、台塑、南亞和中鋼應該不會歸零吧!若真的跌光了,中華民國也可能不在了。我再怕也沒有用啊!」心想最壞的情況不過如此,況且發生的機率應該是零,頓時心情好了一些。又想到沒有借錢買股票,沒有欠債的壓力,再加上每個月還是有薪水進帳,家裡的日常生活也不受影響,知道沒有後顧之憂,心情又更穩定了一些。套句俗話就是:「馬照跑,舞照跳。」

某天,突然想到以前的存摺都還在老爸那裡,於是麻煩他老人家幫我查查一共匯了多少錢到買股票的戶頭裡。

第二天就有答案了,前後總共是約500萬元。一直都是樂觀的我完全回到正常運作的模式了。被折騰成這樣,我還沒虧錢,帳面上還賺了250萬。

心情恢復後,注意力就回到杯子有水的這一半,而不是老在沒水的那一半糾纏。原先不太想去碰的存摺又拿來翻閱,赫然發先暑假配發的股利都已經入帳了,完全不受國際股市崩跌的影響。這是以前沒有想過的問題。也就是說,莊園裡的咖啡樹的價錢大跌,但咖啡豆的價錢卻是依舊。那年領的80萬元股利都還躺在戶頭裡。

轉念後,再回去看盤,大家都還在躲天上掉下來的刀子時,對我而言卻是撿到了禮物。用惱羞成怒來形容當時將現金股利全部換成了股票的心情,現在卻是很開心地回想那時的情景。我買到8元的年興紡織(1451)和玉山金(2884)、18元的寶成(9904)、14元的中華車(2204)等,這些股票現在幾乎都還在咖啡園裡等每年的收成。

由於在股災時又逢低多種了幾棵樹,所以等大盤漸漸回升時,我的資產(股價×股數)很快就成長回原來的規模,甚至超越。

經過這次股災,讓我學到,當我不賣股票,我的資產會隨著股價變動而起伏。但每年要領的股利卻和大盤無關,而是要看公司前一年的營運表現。和賺差價的投資人有完全不同的考量,他們怕還會有低點,寧願賠錢也要將手中的股票換成現金。

存股的投資人是沒有必要每天盯著自己的資產看,那幾乎每天起伏的資產對我而言,那只是一個數字而已。

在黑天鵝出現時,所有的公司都無一倖免。在大盤的拖累下,好公司在這時會出現難得的好價錢。當眾人紛紛跳船停損時,就是我張開雙臂等著接禮物的種樹時機。

另外還有一個現象,那就是大盤在大跌,外資落跑和眾多小股民在哀號時,國安基金和四大基金就會適時的進場護盤。

我會厚顏的以為自己也是國安基金的一員,發揮騎士精神也跟著逢低買進。幾次所謂護盤的結果好像都有還不錯的成效,降低我的平均持股成本,提高了每年獲利率。


書籍簡介_我45歲學存股,股利年領200萬

我45歲學存股,股利年領200萬:投資晚鳥退休教師教你「咖啡園存股法」,讓股市變成你的搖錢樹
作者:謝士英
出版社:采實文化
出版日期:2020/05/28

作者簡介_謝士英
1955年生。
美國賓州州立大學工業教育博士、高師大工業科技教育系。
曾任建中教師,現任高師大工業科技教育系副教授。
20年存千張股票,累積4,000萬元資產,股利年領200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