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

美中貿易戰未果、降息空間有限

匯市下半年變數多 美元短線仍走強



今年在國際政經局勢變數不斷的情況下,美元走勢詭譎難測。因去年貿易戰開打,使美元指數自去年第1季不到90點,在近期已多次達98點的新高。

就在美元指數走強之際,市場預期美國聯準會(Fed)降息的機率飆高,而美國財政部在5月底點名中國、德國、日本等9國為「匯率操縱國」觀察名單,原本會被迫升值的這9國貨幣反而走貶,似在為未來可能的走升先「消毒」。

奇怪的是,台灣雖不在名單之列,但中央銀行(以下簡稱「央行」)總裁楊金龍卻在6月初破天荒地公開坦承,央行確實在5月份有動用外匯存底進場調節匯率,等於對新台幣阻貶不阻升。此前所未見、能做不能說的「老實話」,雖嚇壞市場,其實是一石二鳥之計。

因為對美國而言,本就希望貿易對手國貨幣強一點,因而央行此舉反會贏得美國心;其次,央行公開言論,似也在警告投機客不要再做空新台幣,若投機客有所節制,央行也可以省下不少「子彈」。隨後果然短線新台幣開始走升,只是此舉也增加了對新台幣匯率預測的難度。

關鍵變數》
短線留意貿易戰與降息
長線則看經濟表現

至於未來美元指數走勢,我們先回歸到美國經濟基本面來看。GDP年增率在去年第3季達3.4%,創2015年第2季以來新高,今年第1季仍維持在3.1%的高檔,顯示經濟面續強,而代表通膨的美國核心CPI(核心消費者物價指數,簡稱「核心CPI」)也連續第15個月(截至2019.05)在警戒值2%以上,但為何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此時卻希望聯準會降息?

以單純角度來看,做生意出身的川普,為減輕資金成本,當然希望利率愈低愈好,但也不能排除美國經濟有其他潛在風險,而使川普急於降息。畢竟,在過去30年,美國有4波降息,都是為經濟泡沫及嚴重股災而採取的救市措施,鮮少在太平時期降息。

今年5月中旬,美國又再次出現殖利率倒掛現象,且持續半個多月。以過去的歷史經驗來看,當殖利率倒掛後,美國都難逃經濟衰退的命運,這次能夠例外嗎?

總括而言,對於美元匯率走勢,在短線上要注意2大變數的影響:

1.貿易戰:絕對還是最重要的關鍵。很明顯的,當美、中關係緊張,美元就上漲,但問題一緩和下來,美元就會出現回檔。

2.降息預期:當預期降息機率升高,美元就會回檔;反之,美元則會走升。不過從過往經驗來看,在開始降息初期,美元多是走升;持續降息一段時間後,美元才會反轉下跌。而過去幾次美元在降息後期出現反轉,多是因已降很多。但目前聯邦基金利率在2.25%到2.5%(詳見圖1),就算Fed真要降息,似乎也已沒有太多空間。

 

就接下來半年到1年的長線角度來看,則受以下2大變數的干擾:

1.美國經濟是否衰退:很弔詭的是,每當美國發生問題,美元卻往往是上漲的。那是因為大部分投資人都認為,再怎樣美國都是全世界最強大的國家、美元是最強勢的貨幣。當美國有狀況,其他國家往往更慘,最後還是只得往美元資產避險去。

2.匯率操縱國調查:美國每半年就要玩一次這個遊戲,被點到名的國家,貨幣往往就會被迫升值。

前景展望》
美元指數跌破95點不易
短線也難突破98點

分析這麼多,美元到底會升會貶?不同的貨幣對美元走勢會有不一樣嗎?

其實目前市場大致上就只有「美元」與「非美元」2大類別,而非美元走勢就與美元反向,也就是說,美元如果升值,非美元貨幣就會貶值。不同的非美元走勢大致相同,只是幅度大小的差別(詳見表1)。

 

在非美元中,比較特別的就屬日圓,在以往日圓走勢其實也與其他非美元貨幣一致,但近2年突然變成了避險貨幣,走勢反而多與美元一致,何時會再改變就不得而知了。

此外,許多不明就裡的人總說新台幣的升貶是央行在控制,實在是天大的冤枉!

長時間以來,美元對新台幣匯率其實都是貼著美元指數同步上下,意謂美元指數上升,新台幣兌美元的匯率也會跟著上升(即新台幣趨貶值),頂多在短時間內偏離(例如6月初就有一小段時間出現美元指數下跌,新台幣也貶值的現象)。所以,央行能做的,不過就是讓新台幣不要震盪過大而已。

了解這些問題後,再來判斷各貨幣走勢就容易多了,關鍵就是掌握美元到底要升要貶。就短線而言,在美中貿易紛爭沒有徹底解決前,美元要弱也難。即便短線出現回檔,也不要指望美元會大幅下跌。下半年重點就看聯準會到底會不會降息?若降的話會降多少?目前看來,即便聯準會真的降息,但在通膨依然居高不下的情況下,聯準會也沒太大降息空間,因此美元就不至於走弱。

此外,美國聯邦政府負債已突破22兆美元,在大幅減稅後,財政赤字更趨嚴重,只能藉由以債養債、發新債還舊債來維持財政缺口。而美債不少是由外國投資人所持有,若美元走弱,勢必影響美債的發行與流動性。而若降息太多,同樣會讓投資人對美債興趣缺缺。

就指數位置來看,美元指數95點是個關鍵指標,要跌破不是那麼容易。不過美元也不至於太強勢,美元指數98點大概就是短線天花板了。畢竟讓企業回流,美國好提高美國出口是川普政府的重要政見之一。

至於幣別配置問題,其實台灣投資人常投資的幾種貨幣,例如人民幣、澳幣、歐元等,除日圓以外的其他貨幣,短線都在相對低點,就算短線反彈,空間也不會太大。

許多人以為貿易戰首當其衝的人民幣應該震盪最大,事實上,在中國央行的強力護盤下,人民幣的震盪比預期小很多。因此投資人就以自己最熟悉或最可能用到的貨幣為優先配置對象就好,其他就不用想太多了。(本文作者為南台科技大學財務金融學系助理教授)

延伸閱讀
貿易戰避險》資金轉向資產、營建族群:存股族可關注這2檔,營建股15檔殖利率逾7%!
股災時刻,存股族勇敢撿便宜!10年穩健配息、殖利率逾5%的10檔「定存金牛股」大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