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富故事

企業投機
值得投機的事情包括:管理階層在機會來臨時,是否會做出正確的決定?產業是否容易因大眾化、過時或財務過度擴張而失敗?還有,一檔股票的價值應該是多少?面對尚未明朗的挑戰和機會,我們要預先做出回應,所以沒有人真正知道情況會如何。然而,管理階層和產業過去的績效,會帶來有用的暗示,例如,實體零售商必須拓展網路業務,不然就可能被亞馬遜(Amazon)擠出市場。我的推測會集中在幾方面:哪些類別的商品會較晚進入線上平台?網路和實體交易如何整合?哪些連鎖商擁有同時經營實體和線上業務的系統,以及順應力?

投資草創時期的生物科技和網路公司,如果不推測技術是否可行、客戶是否會喜歡產品,以及潛在市場的規模有多大,很難達到投資成效。如果你對乙型作用劑(Beta agonist)或B2B 顧客關係管理(CRM)波浪分析毫無頭緒,也不明白客戶為什麼需要這些產品或服務,卻貿然買下這些公司的股票,就是在賭博。

如果是對產業瞭若指掌的內行人,投資新創公司也能獲得可觀的報酬。如果沒有名為創投資本家的極端投機者,許多科學計畫可能永遠沒有資金,能將概念轉為產品,新創公司的發展就取決於這類型的投機,收入和未來確定性都是後話。

投資人關心企業能在存續期間用來支付股利的現金,但投機者把焦點放在離散事件。當一檔股票因為某件事被看好,我們就被引入投機陷阱,而且只有在其他因素沒有帶來更大的影響力時,投資才會成功。例如,航空類股可望因油價下滑而受惠,但可能因為載客率低、價格戰、勞資爭議,或是笨拙的管理團隊等其他因素,導致股價下跌。在賭場,你可以挑出明顯的風險,但在股市,引人注意的風險,往往伴隨著較不顯眼的風險。

確保資本安全和獲利穩健
價值投資之父班傑明.葛拉漢(Benjamin Graham)曾說:「投資必須經過透徹的分析,確保本金安全,以及有適當的報酬。」這段話衍生出3 個問題:首先,適當的報酬應該有多少?第2,如何判斷本金是否安全無虞?第3,做多少分析才算足夠?

合理的報酬是高於目前市場利率,或是任何你可以接受的報酬率。債券已經載明票面利率,但股票一定得經過推斷,而且還有很大的誤差幅度。即便你需要較高的報酬,不代表你就能得到。2017 年,部分日本和歐洲債券的殖利率是負值,代表債券持有人未來領回的日圓或歐元,比當初投資時還少。替代選項是持有現金或其他資產,但報酬可能也十分微薄。投資總是基於價格和當前的環境,今日部分投資等級的債券(儘管列為「投資級」),已不再是投資工具了。

如果股票代表持有企業的部分利益,而不單只是螢幕上的數字,相信投資人尋找的確定性,一定來自業務本身。訓練自己把注意力放在業務上面,而不是盯著股價,可引我們朝向正確的方向。不是每個人都具備分析每檔股票或產業的能力,但如果能專注在自己精通的領域,便能更確定我們已把證據拼圖放在適當的位置。只把資本託付給誠實和能幹的管理階層,我們降低了經理人瀆職的風險。部分產業的競爭極為激烈且變化無常,而且,還有部分公司依賴銀行家的仁慈。到其他更安全的地方,會是較好的選擇。

比起債券,股票的本金安全概念更隱晦,但兩者都可以量化表示。以60美分買進價值1 美元的股票,會比起80 美分帶來更多安全邊際(margin ofsafety)。然而,價值只是預測值,我的1 美元,可能是你的70 美分。除了現金之外,許多會計數字都是估計值,所以,1 家公司的1 美元獲利,在別家公司有可能是不同的數字。股票的本金安全性,由足夠的安全邊際組成,是對一家遵守保守會計原則的公司,採用審慎的預測估算得來。

勤奮的研究能提升確定性,不論是實際上或感覺上,但也可能造成報酬減少。持續接收同一則新聞的各種報導,可能讓我們放大新聞的重要性。部分資訊的效期相當短暫,可能在投資人做出決策之前就已經失效。我們的心智同一時間只能處理有限的事實:調查結果是大約7 件。所以注入更多資訊,也無法改善決策品質,更可能是認出模式,而不是解開多項式方程式。最重要的是,既然我們想要預視遙遠的未來,某些答案也一定持續隱身在黑暗處。

太多投資人對於稍微看不到的資訊想得太少,但在被不斷轉傳的新聞上花太多時間。檢視過1家公司多年的季度財報後,我能感受到哪些是重要的推動力。如果只在財報公布後閱覽當期結果,並未研究前幾季的報告,你將會花更多時間才有這種感受。當然,新聞1 週7 天、每天24 小時,永不中斷,歷史需要挖掘。在關注當下的人眼中,不正直或無能的高階主管只有做了踰矩的事,才有報導的價值;而財務過度擴張、不敵環境變化或市場競爭的企業,只有在破產時才會登上新聞版面。

查閱較長期的資料,以及審視較大的統計群體,能協助你提升成功的機率。舉例來說,雖然我無法在1 年之前預測每日市場波動,但是透過研究過去的每日高、低點,我能發現有用的資訊—自1928 年以來,共有25 次熊市,也就是股價較前次波段高點下跌20%。這個發現相當令人擔心!奇怪的是,標普500 指數在這87 年之間,只有6 年年化報酬低於負20%。因為許多熊市發生之前,會出現尖頭反轉,或是之後出現急速回彈,在1 年內為熊市解套。就統計來看,隨著觀察的時間拉長,或是被觀察的對象增加,集中趨勢(central tendency)便可能浮現。我個人偏好用區間估計取代點估計(pointestimate)。

分散投資能提升確定性,讓投資組合不被預料外的事件擊垮。部分產業好轉時,正是其他產業陷入低潮的時候,例如航空業與石油公司。如果不想對油價抱有投機心態,你或許可以買一檔航空股和一檔石油類股。雖然分散投資能降低風險,卻不能免除風險,就算你在整個市場進行多元投資,也無法完全遠離風險。標普500 指數基金的投資人,只需要承擔無可避免的市場風險,不必擔心特定股票的風險。但如果你擅長判定股票價值,假以時日你可望打敗大盤,而分散投資被低估的股票組合,應能降低投資失敗的機會。

書籍簡介_大利從小

大利從小
原文書名:Big Money Thinks Small: Biases, Blind Spots, and Smarter Investing
作者: 喬爾.提靈赫斯特
譯者: 顏嘉南
出版社:Smart智富
出版日期:2018/07/23

不論是否為價值投資人,皆能從中學習如何避免常見的投資騙局、陷阱和錯誤,並了解構成一樁成功投資的要件:投資低價股、緊守能力圈、跟隨誠實的經理人等等。提靈赫斯特也教導讀者,如何從自己及他人的錯誤中修正,以及在各種投資情境下如何理性做決策。相信讀完此書,新手及專業投資人都將受用無窮,如獲圖書界的十倍股!

作者簡介

喬爾.提靈赫斯特Joel Tillinghast
  美國特許財務分析師(CFA),任職投資界長達36年。他自1989年開始擔任富達低價股基金(Fidelity Low-Priced Stock Fund)經理人,基金的年報酬率,超越羅素2000指數和標準普爾500指數4個百分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