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富故事
人生和財富,都不想依靠別人的肩膀

蕭煌奇:創作才是真的資產

 

小檔案_蕭煌奇
出生:1976年
學歷:台北啟明學校高職部
經歷:民歌歌手、全方位樂團團長

曾經,歌手蕭煌奇最討厭兩件事:等待和麻煩別人,但如今的他漸漸甩開這兩件事:他是知名創作歌手,收入穩定,今年還拿下金曲獎最佳台語男歌手,可以自己生活,甚至還寫部落格。(編按:本文撰於2010年7月)

出生就因為先天白內障失明,動手術後成為弱視,16歲又惡化再度失明。貧窮和失明,並沒有阻擋蕭煌奇想做音樂的路。

曾經,因為沒錢付房租,到敦化北路地下道表演,現在,他手上有兩間房子。

蕭煌奇小時候家裡尚稱小康,父母都是水泥工,還有房子收租,「上一輩沒好好珍惜房子,因為(家裡)投資失利,(從我)高二開始,全家就租屋度日。」他描述,父母靠水泥工攢錢養活家裡三個孩子。

「我從國中開始就沒有跟家裡拿一毛錢,」蕭煌奇說。因為他念啟明學校,上課、住校都由政府全額補助,從小愛唱歌的他,國中時就會跟著水泥工父親到工地秀表演,唱一兩首歌補貼家用。

接受自己:看不見是另一種角色扮演,你要想辦法說服自己,這樣過也沒什麼不好!

16歲上高中後,蕭煌奇因為太愛打電動玩具,讓弱視的雙眼成為全盲,當時的他根本無法接受自己,「高中那段時間比較叛逆,確實有不喜歡自己的狀況,」他說。因為不想麻煩別人,他開始學用盲手杖,聽聲音坐公車,漸漸的,蕭煌奇發現,不一定每件事都麻煩別人,他領悟「看不見是另一種角色的扮演,上天給你的功課;你要想辦法說服自己,接受這個角色,這樣過也沒什麼不好!」他樂觀地說,不過,話才說完,他還是又補上一句:「雖然有時還是要麻煩別人,比較討厭!」

當時蕭煌奇最大的支柱就是音樂,彈吉他、唱歌。畢業季節到了,盲胞最大的出路就是做按摩,40分鐘800元,收入穩定,1個月賺3萬元不成問題,他卻違背社會幫他寫好的劇本,選擇當歌手。

追求音樂:沒錢生活可以簡單一點,只要有機會唱,我就會想去追尋!

「為何每個盲人都在做這個工作?我想先往音樂走,按摩隨時都可以回來做。」他無法改變自己眼盲的缺陷,這次,他要拿回命運發球權。

歌手收入不穩,善用資源是他在經濟拮据時的唯一方法。

1995年,蕭煌奇和視障朋友組成「全方位樂團」,到民歌餐廳和PUB駐唱,同時也選在天母的母校附近租房子落腳。蕭煌奇表示,住房租高的天母是為了就近到學校練歌,因為光是房租和生活支出,至少要1萬元左右,根本沒辦法額外負擔練團室的租金,「練團室要2,000~3,000元,但是住學校附近不僅省練團費,還可以省往來的交通費。」

他也在民歌餐廳和PUB駐唱,收入並不多,PUB一次800~1,000元,民歌餐廳1週1次,1個月有1,200元,但他把握每個機會,只要到場一定發名片,找尋演出機會,蕭煌奇笑說:「音樂也有淡旺季,旺季是暑假過年吃尾牙,淡季就是3~6月,」也因此,他把腦筋動到棒球賽。

每次有棒球賽,蕭煌奇和樂團手搭肩,列隊走進去敦化北路地下道,抱著吉他表演,「地下道共鳴很好啊!1次2小時,收入有7,000~8,000元,」他說。「尤其是兄弟象跟統一獅或三商虎比賽,我們會選開打或者散場時,就會有比較多機會,」雖然還會被警察當攤販趕,「最壞打算就是多跑幾趟,就去附近繞一繞再回來。」

沒錢不是很痛苦嗎?蕭煌奇說,「也許大家覺得好可憐、好痛苦,沒有關係啊,沒有錢生活可以簡單一點,吃滷肉飯,只要有機會唱,我就會想去追尋!」

自助人助:公益團體要給我幫助,沒關係,我就當做練習,但我不會永遠都這樣。

終於,幸運之神眷顧了他!當時在新聞局擔任顧問的邱秀芷辦了「幸福人生」講座,邀請蕭煌奇和「全方位樂團」到監獄為受刑人唱歌。

邱秀芷說,找上他們是因為希望給受刑人鼓舞——即便是看不到,樂團都靠著自己往夢想前進!蕭煌奇和樂團成員搭著新聞局的車子全省唱,幾乎沒有出任何成本,甚至還一起到海外演出,造就了日後到獅子會、扶輪社演出的機會。由於1場演出費用8,000元到1萬元不等,1個月下來至少有2萬元的收入,可以打平所有開支。

搭著「社會同情心」的順風車,蕭煌奇說,「看不見就是要被同情,被幫助!我覺得說,好,沒辦法……我要生活,不得不低頭,公益團體你要給我幫助,順道讓我有機會演出,反正沒關係,我就當做一場練習,但是我不會永遠都是這樣。」

拒絕等待:等人來讓你命運變好,不如自己執行,是好是壞,你自己甘願!

機會終於來了!那時,歌手李聖傑的經紀人在收歌,剛好在PUB聽到蕭煌奇的歌聲,經紀人先邀他寫歌,後來直接簽下他當歌手發片,2003年蕭煌奇的第一張專輯「你是我的眼」就此誕生,等了8年,終於夢想成真。

以往跑工地秀、校園、監獄,「要迎合很多人,在不同場合就唱他們喜歡的歌:到校園就得唱一些最近流行的歌;到監獄就得唱一些思鄉情歌,」蕭煌奇說。每天一張開眼就得背別人的歌:周杰倫、洪一峰……,「唱再好也唱不過原唱」,一度感覺離夢想愈來愈遠。這是第一次,蕭煌奇可以在台上演唱自己的歌。

只是,好景不常,好不容易出專輯,還得到金曲獎最佳詞曲創作人,結果因為和經紀人關係出狀況,第1張專輯只跑了3場宣傳活動就告終。

後來,蕭煌奇陸續把試聽帶投到各大唱片公司,卻都沒有回應,這次,他不想再等8年、再等人挖掘、再等唱片公司宣判他出專輯的時間……,蕭煌奇拿著第1張專輯的版權費和過去的積蓄,籌了50萬元自費出第2張專輯。蕭煌奇的經紀人陳莉莉說,很多人當時義氣相挺,只拿CD當成酬勞。

「這很冒險!」蕭煌奇承認,「但我不想等了,等待是一種痛苦,我不喜歡把所有權利操之在別人,那是一種很危險的事情,(因為)你不知道你未來的方向。等待一個人判你死刑,讓你命運變好(或)變壞,那不如你自己執行,是好是壞,你自己甘願!」他算過,最少他還有民歌餐廳和PUB的駐唱收入,生活可以過得去。

下定了決心後,蕭煌奇自己辦簽唱會、跑校園,唱歌時一旁就放著新專輯,「1張300元,只要賣2,000張以上,我就可以回本。」

喜馬拉雅發行股份產品部李炎宗分析,一般唱片公司的簽約藝人收入80%歸公司,20%進藝人口袋;而自己獨立製作後再找人幫忙發行則相反,80%落袋,20%是製作成本和發行,缺點就是無法大量宣傳,必須一場場跑校園和簽唱會。

此外,一般唱片公司發片通常要求3個月回收,蕭煌奇卻耐心的花2年時間跑活動,靠賣唱片累積下一張唱片的錢,一步步走向夢想。

當偶像歌手在簽唱會唱3首歌,蕭煌奇就唱6首,「把握每個機會,總有機會讓每顆心感動,難道每個人都是鐵石心腸嗎?」他反問。

堅持理想:今天有機會表演,就要把最好的拿出來,總有機會讓每顆心感動!

「我都是用這種方式去面對自己的音樂態度。今天有機會表演,我就要把最好的拿出來給大家聽,我很enjoy在音樂裡面,而且我又有點收入,可以生活,可以買更好的樂器和設備。」

問他為何能夠樂觀?蕭煌奇說,他永遠記得媽媽跟他說的一句話,「媽媽從小告訴我們,只要三餐吃飽就很幸福了,每個人都有一款命,所以不需要計較、也不需要比較」,擔任水泥工的媽媽夏天得在酷暑下拌水泥、搬磚頭,但是媽媽從未跟他抱怨,每次總是笑笑地帶過一切辛酸。

國小時他零錢不多,最大的滿足就是去福利社買五元麵包,有時買蔥花,有時是紅豆,邊吃邊走回教室,是他最幸福的時候,「雖然我沒有像同學那麼有錢,可以在福利社買一些玩具、高級的彩色筆,但我有麵包可以吃,我其實就心滿意足了,」他說。

2007年,第一屆超級星光大道的冠軍林宥嘉,因為在節目裡唱了「你是我的眼」這首歌,在關鍵時刻意外幫了大忙,讓蕭煌奇因此一炮而紅。李炎宗表示,林宥嘉演唱之後,蕭煌奇的唱片銷量增加了10倍,之後每張唱片也都有5,000張以上。有了基本銷量後,蕭煌奇終於有收入可以每年固定發1張專輯。

投資未來:錢夠用就好,名只能用一時,真正的資產是自己的創作。

不過,雖然名氣和銷量逐漸累積,但蕭煌奇對於名利卻看得很淡,「錢夠用就好,名只能用一時,真正的資產是自己的創作,」他拿到收入後,先扣掉1/3用來生活,再來是製作專輯費用,最後1/3用在理財,為將來預做規畫。

就如同他做唱片不求快,只求穩,一步步邁向目標,他的理財工具同樣很穩當,只投資高殖利率股票和房地產。蕭煌奇想過,老了之後有版稅收入、股票股息,自己也有房子住,足夠了。

話雖如此,他也曾一頭熱的去碰他不懂的東西,最後賠錢收場。

2008年,為了讓音樂人有場地表演,蕭煌奇和4位股東合夥在仁愛路圓環附近開了餐廳,但是因為不懂經營管理,餐廳一開門就開始燒錢,他說:「1個月房租就要23萬元,」半年後認賠200萬元收場。

反倒是他買進的中鋼股票,股息殖利率從2006年以來,每年至少有5%~7%,優於定存,股價也很穩定。現在的他,約有10張的中鋼和南亞股票,有錢就買一些。即便有理專建議他買其他產品,但蕭煌奇都不為所動。

除了買股票,蕭煌奇的理財金有一部分拿來繳房貸。2008年,他在板橋江子翠捷運站附近買了30多坪的電梯華廈和母親一起住,總價1,000萬元出頭,這是他買的第2間房子。第1間則是位於辛亥路一段,當初購買時1坪約30~40萬元,如今已漲到70~80萬元,漲幅近1倍。

蕭煌奇說,「很多我的盲朋友還在租房子,我算給他們聽,你1個月租金2萬元,10年租金都可以付頭期款了」。

現在他可以拿錢回家,離完全獨立之路,又近了一些,今年秋天,他計畫辦第一場個人售票演唱會,每次都是搭著別人的肩走上舞台,這次他要靠著自己的力量走上去,如同他的人生和財富。

本文獲Smart月刊授權轉載,原文:蕭煌奇:創作才是真的資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