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新聞

今年以來,全球金融市場的表現頗為慘淡,在通膨高漲、聯準會貨幣政策轉趨緊縮的背景下,無論是債券還是股票市場,表現皆同步走弱。且踏入下半年,因通膨下修幅度不大,再加上各國經濟數據開始走弱,越來越多人也擔心停滯性通膨發生,市場可能重演1970年代快速升息的慘況,但事實真的是如此嗎?現階段我們又應該如何選擇適合操作的金融商品呢?本篇文章將為讀者揭曉。

1970年代停滯性通膨可能重演? 經對比後發生機率應不高

就停滯性通膨的定義來看,代表的是經濟停滯,且失業率、通貨膨脹持續增加的環境,一般發生在消費者物價指數(GDP)成長速度過快,又經濟(GDP)成長率也陷入停滯或是衰退之時。但若GDP維持成長格局,只是增加速度跟不上CPI提高的速度,則多數學者僅會把這樣的經濟環境視為類停滯性通膨。

回顧1970-1980年代,當時美國全球競爭力開始降低,產生貿易逆差,美國又於1970年廢除金本位,造成美元大貶,種下通膨成型的因子。隨後由於1973、1979年陸續爆發2次石油危機,加上美國工會要求按通膨調整勞工薪資,使得原物料價格失控,薪資與物價也陷入螺旋式上升,使通膨變得嚴峻且難以解決。

就該次經驗來看,過度寬鬆的貨幣政策、地緣政治的不穩定、生產成本提高,都是造成停滯性通膨的潛在因素。如今,2020新冠疫情爆發後短期釋放的過多流動性、中美貿易戰拉高生產成本、烏俄戰爭的爆發,都讓人聯想到1970年代的經濟環境。

但事實上,現在的經濟環境與當時還是有明顯區別,主要原因是美元至今仍處於升值趨勢,且現在隨科技發達,整體生產力提升,企業也較有能力應對工資上漲,儘管供應鏈問題具有比較大的不確定性,但FED正不斷釋出打壓通膨的決心,應該不至於釀成1970年代的災禍。

另外,雖然烏俄戰爭一直未能完全結束,也讓市場頗擔心原油、農產品繼續維持在高檔,不過數據上來看,自從烏俄戰爭爆發過後,黃豆、小麥的價格都是往下走跌或持平,玉米雖然繼續上漲,但漲幅也不如戰前,地緣政治的影響應該也能落在可接受範圍。

圖1:美國企業整體生產力在疫情後快速回歸成長格局

資料來源:復華投信

股市漸漸回歸歷史平均本益比 靜待落底訊號浮現再進場

在這樣的環境下,有什麼樣的操作機會呢?個人反倒是覺得觀察股市何時落底會是最佳的選擇,以下也分享幾個重要的關鍵數據。

首先,我們先觀察全球指標企業獲利。法人透過調查計算MSCI World Index指數(以全球1546家指標企業編制而成)、標普500指數中,各企業今、明年之預估獲利,可以看到即便近2年成長速度出現顯著放緩,成長格局卻仍未改變。

圖2:全球企業獲利成長降溫,但應能維持在成長格局之上

資料來源:富邦投顧

另外,若以MSCI World Index的預估本益比觀察,目前指數已經來到17倍左右,相較過去25年高點約20-21倍,低點約15-16倍而言,目前的價格已經不是太貴,而美國股市如今預估本益比約為18.9倍,過去 10 年平均為17.7 倍,本益比已頗為接近10年均值,若此時一面倒追空,下方的空間也許有限。

圖3:全球股市在連續跌勢過後,可能已經一定程度反映景氣

資料來源:富邦投顧

不得不承認,在經濟走弱的環境中,企業也可能會再次下修獲利預估值,使股市的本益比變得相對較高,通膨會不會如FED預估順利降溫也有不確定性,但現階段其實股價已經持續在反應上述風險,癥結點則是景氣是否會在繼續惡化。

那究竟價格修正到合理區間了嗎?筆者認為第3季多數企業會繼續下修獲利,並對股市造成壓力,不過只要沒有出現進一步的總體經濟利空(例如:歐債危機),再搭配通膨在明年初出現比較明顯的放緩,屆時FED可能會暫緩升息,股票市場也會較有機會轉強,時間可能落在第4季至明年初。

而這樣的環境裡,短線操作者可以透過CME推出的各項指數期貨避險,其中微型期貨更適合資金有限或投資新手小試牛刀。目前CME在台灣掛牌交易的微型美股指期貨合約包括:微型標普500指數期貨(MES)、微型那指100指數期貨(MNQ)、微型道瓊指數期貨(MYM)和微型羅素2000指數期貨(M2K)。微型期貨最大特色是合約規模小,保證金要求較低,讓投資人在管理持倉方面更靈活和更精確。中長線的人則可以等待機會布局,適當時候利用微型期貨合約,在不確定性瀰漫的環境中,適當降低槓桿。

表1:相關期貨商品資訊

 


小檔案_芝商所

芝商所(CME)為全球領先及最多元化的衍生品交易市場,是全世界管理風險的場所。
隨著業務不斷擴充,芝商所與其他交易所如芝加哥期貨交易所(CBOT)、紐約商業交易所(NYMEX)和紐約商品交易所(COMEX)建立了合作夥伴關係,提供遍及所有主要資產類別的全球最廣泛的基準期貨和期權產品系列,包括基於利率,股指,外匯,能源,農產品及金屬。芝商所的產品和服務確保全世界的企業能够有效地管理風險並實現增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