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新聞

2022年對全球金融市場來說都是非常不平靜的一年,隨著美國聯準會(FED)加速升息,市場對通膨看法也越來越悲觀,分析師、交易員多半預期美國經濟陷入硬著陸的可能性大增,讓股票市場迎來一波波跌勢,債券、外匯市場也迎來非常大的波動。

而在美國快速升息之下,因其他國家升息速度跟不上美國,更直接導致資金大幅回流美元,歐元兌換美元一路來到接近1:1的水準,相關期貨商品也出現劇烈的波動與獲利機會,並吸引不少投資人關注。但歐元劇烈貶值背後的原因是什麼?又後續是否會出現停滯性通膨的現象?本篇文章將帶領讀者一同解析觀察。

歐元將啟動2011年以來首次升息

歐元自1999年啟用以來,已經成為美元外全球第2重要的外匯商品。其發展大致分為3階段。第1階段落是2001年至2007年,歐盟初成立且持續東擴,經濟成長速度快於美國,帶動歐元走出一波長線多頭。第2階段則是2008-2012年,在東擴帶來的紅利漸漸消失後,各國經濟體發展程度不同,但貨幣政策無法差異化調整,導致歐元開始出現明顯震盪,第3階段則是2014-2022年,經濟體面臨通縮疑慮,歐元區也改為推行負利率政策,歐元的空方趨勢也越來越明確。

圖1:歐元走勢自2008年以後就有長線偏空的傾向

財經M平方

整體上來講,金融海嘯過後歐洲的經濟就一直陷入低成長的困境,也因為有通縮疑慮,2011年後歐洲央行都不曾再調高利率。不過,今年歐洲消費者物價指數(HICP)6月年成長率已經來到8.64%,再加上俄烏戰爭持續拖延,使天然氣缺口難以遞補,能源價格再次高漲,通膨風險逼迫歐洲央行必須考慮升息。

雖然根據經濟學的基本觀念,利率上升有助於一國的匯率走強,大家看到歐元升息,也可能會聯想到歐元升值。不過實際上,貨幣的運作實務上更為複雜,還會牽扯到相對關係,意即若A國的升息的速度相較B來的慢,則游資還是會往B國挪移,目前歐洲也遇到類似的困境。

進一步解析,歐洲央行從7月才開啟升息循環,明顯較美國來的更慢,市場主流預測則是認為年底前歐洲央行大概會升息6碼,與美國全年升息10-14碼已出現明顯區別,在升息速度上可以看到歐洲完全跟不上美國,更令人擔心的則是,2國超額準備金的差額正不斷擴大。

究竟何謂超額存準差呢?基本上一國央行的超額準備金,可視為金融機構多餘的流動性,貨幣政策越寬鬆,則超額準備金越高。而所謂的美、歐央行超額存準差,簡單來講就是將美國、歐洲央行的超額準備金相減,進而觀察兩國貨幣政策的差異性。

如同圖2所示,美歐超額存準金差額基本上與歐元兌美元匯率亦步亦趨,該指標甚至有時會領先歐元表態,如今2國間的超額準備金差額正持續擴大,代表的是歐元的緊縮速度完全跟不上美國,未來歐元的貶值趨勢恐怕會繼續延續。

圖2:美歐央行超額存準差持續擴大,歐元走勢非常疲弱

資料來源:財經M平方

短線歐元貶值速度過快 需留意系統性風險可能性

另外,匯率貶值有利於出口,對歐洲的企業獲利有幫助,不過短時間內歐元的貶勢實在太過劇烈。因此,市場上開始出現一種聲音,認為歐元的跌勢,與投資人擔心歐元區長期競爭力趨勢受損有關,甚至認為歐洲可能爆發停滯性通膨,這部分筆者認為確實有相關風險,後續要繼續追蹤。

而綜合各項基本面來看,每一次美元升息的循環中,一些體質較差的國家往往都是過程中的最大受害者,在今年歐洲不斷爆發熱浪,各國用電量大增,又能源依舊被俄羅斯掐死的情況下,筆者會認為歐元區的景氣及匯率都需要較保守看待。

而若投資人在這樣的景氣環境中,希望能夠放空歐元避險,則芝商所(CME)也有推出不少相關期貨商品,歐元(6E)、小歐元(E7)、微型歐元(M6E)是值得留意的期貨合約,相關資訊則如表1。

表1:商品資訊

 

另外,推薦大家一個很好的匯市投資資訊來源,那就是芝商所(CME)提供的外匯市場週報,大家可以從https://go.cmegroup.com/l/502091/2018-09-19/4r494l?utm_source=cnt_homepage_banner&utm_campaign=cn_subscription_center免費訂閱得到資訊,相信可以給大家更完整的匯市投資觀點!

小檔案_芝商所

芝商所(CME)為全球領先及最多元化的衍生品交易市場,是全世界管理風險的場所。
隨著業務不斷擴充,芝商所與其他交易所如芝加哥期貨交易所(CBOT)、紐約商業交易所(NYMEX)和紐約商品交易所(COMEX)建立了合作夥伴關係,提供遍及所有主要資產類別的全球最廣泛的基準期貨和期權產品系列,包括基於利率,股指,外匯,能源,農產品及金屬。芝商所的產品和服務確保全世界的企業能够有效地管理風險並實現增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