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新聞

傳遞新價值,承接企業發展

翻轉「傳承」思維,「併購」讓企業永續經營轉型成功

翻轉「傳承」思維,「併購」讓企業永續經營轉型成功

影響中小企業永續經營的核心關鍵是什麼?答案是,你的下一代,能否順利接班。

經濟部2019年最新公布的「中小企業白皮書」指出,全台灣約有147萬家的中小企業,其中雇主年齡在50歲以上的中小企業近20萬家、60歲以上約有6.3萬家,當企業主年歲漸增,下一代是否有接班意願、能否順利傳承,一躍成為企業能否創百年大計的重要關鍵。

然而對於傳承,創業的上一代與接班的下一代,想得完全不同。

根據商業周刊與安侯建業合作的《世代傳承大挑戰》調查報告指出,29%的中小企業第一代受訪者,嫌二代無意願接班;但有41%的第二代中小企業受訪者則抱怨父母不放權,在彼此看法南轅北轍的情況下,有其他辦法能跳脫二代接班傳承框架,讓中小企業持續永存嗎?

與私募基金合作,透過融資併購(leverage buyout)方式,尋求第三方股東加入企業,或許是另一個解方,今年中華開發資本攜手化學助劑產業龍頭福盈科,締造台灣本地私募股權業者融資併購首例,藉由讓企業下市私有化,拓展福盈科營運空間,邁入未來另一階段成長期。

在商周集團與中華開發共同舉辦的「傳遞時代新價值 承接企業競爭力 2019領袖菁英論壇」上,中小企業第二代、福盈科技化學公司副董事長莊詩蘋,道出決定與中華開發資本合作、使企業永續經營的心路歷程,中華開發資本私募股權業務部副總經理吳忠懌、KPMG家族辦公室主持會計師陳振乾也同場分享,如何轉個彎,用另一種方式,解決企業接班問題。

 

心態溝通:父母、子女思維大不同,談企業願景發展切入開啟傳承話題

陳振乾表示,東、西方社會中小企業都面臨二代接班的問題,但處理方式與心態大不同。西方社會中由二代啟動傳承議題、主動與一代溝通的比例高達50%,但東方社會,敢這麼做的二代大約只有5%~6%,如此大差異原因在於,東方社會易將傳承與財產分配、孝順視為同一件事,過度把傳承與資產連結而導致;其次是西方社會兩代間溝通通常較為平等與暢通,而東方社會則相對較封閉,且易有尊卑感,造成二代視討論傳承話題為畏途。

莊詩蘋以過來人的心態指出,二代之間開口談傳承或許敏感,但也不是全無可能性,可從溝通的心態與方式一步步執行。像她就區分「女兒」與「員工」兩種角色的口吻與形象,在辦公室時,多以「員工」的角色口氣正式與「董事長」溝通,但在家裡時就以「女兒」的角色與「父親」對話,與身為企業負責人的一代建立良好對話機制,且不會公私混淆,且在跟一代溝通時,不是一開口就談傳承,建議可從「公司該如何永續經營的長期計畫」切入,問一代「您希望公司5年、10年後是什麼樣貌?」,談企業願景與目標,打造一個好的開始。

吳忠懌認為,對中小企業來說,談「傳承」或許挑起家人間的糾爭,但放著不處理也不是長久之計,是隱憂也是危機,但也可轉念思考,若選擇適合的方式、處理得宜,將也能為企業帶來成功轉型的曙光。

 

借力使力:引進第三方股東,成為二代與企業轉型與永續經營奧援

即便二代開口討論接班議題,卻不見得是願意接手一代的擔子,可能想表達無接班意願,但是一代該怎麼做?吳忠懌表示,尋求外在助力,例如專業經理人也是一種方式,即一、二代持有股權為主,但經營權則由專業經理人負責;但也可以找另外一條路,就是「併購」引進第三方股東,股權售出予私募基金,家族持續經營。

或許有的一代會驚呼:「這麼做不是賣掉企業、晚節不保嗎?」但吳忠懌指出,這是「借力使力」翻轉傳統思維的新方式,現在中小企業面臨極大的外在環境與產業轉型壓力,借助第三方股東引進的資金、國際視野與產業分析能力,更能協助中小企業度過外在危機與產業轉型,同時協助二代進行內部改革或再造,二代一樣能經營企業,但不再是單打獨鬥,而是有奧援可依賴,一代也能放心交棒,擴大企業發展,創造企業價值。

福盈科雖是化學助劑產業龍頭,但外在面對中國大陸競爭,對內亦站在產業轉型與公司發展的分叉路,每一步都左右公司能否永續發展,後來引進中華開發資本做為第三方股東,不僅挹注資金,同時以專業立場提供公司市場趨勢分析、擬定發展策略,並再造公司組織與系統,不僅讓企業邁向永續經營,同時也為「傳承」畫下新的定義與解釋。

當然,引進第三方股東,因彼此在觀念與角色上有所不同,家族其他成員亦可能反對,吳忠懌認為,彼此間的合作絕不是短時間隨意媒合,中小企業也要找到一個了解產業變化、志同道合的夥伴,而私募基金也會進行長期評估與計畫,雙方必須共同長時間溝通、討論,做好經營計畫,才能順利執行。他強調,併購是透過股權改變,達到改革目的,引進好的資源,增加中小企業現有底氣,迎向未來的動力,真正實踐企業永續經營目的,共創雙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