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財富網 房地產 父親死後留下金店面,卻被3個兒子搞到法拍...房產,讓兄弟情散得更快!

父親死後留下金店面,卻被3個兒子搞到法拍...房產,讓兄弟情散得更快!

撰文者徐佳馨
徐佳馨,現職為住商不動產企劃研究室主任。畢業於世新大學廣電系、輔仁大學大眾傳播研究所,學傳播卻因緣際會進入房產業,多年來在海納百川的房地產業裡看市場也看人生,擅長以淺顯方式解釋法規、政策與市場趨勢,除採訪與廣播、電視節目外,專欄散見聯合新聞網、YAHOO奇摩房地產、東網台灣、NOWNEWS、商周財富網等媒體,著有《房市專家教你買一間會賺錢的房子》、《30堂千萬房產課》。

家庭
圖片來源:dreamstime
圖片放大

幾年前的某個春天,因為天氣冷熱變化大,有心臟病史的老胡忽然間走了。

認識他的人都知道,對他來說,這種痛快走法是最好的。嫂子走後,老胡沒有續絃,不想跟三個兒子們住在一起,就自己一個人獨居在大安區的某間華廈,晃眼也二十多個寒暑。

外人看來他的生活是挺愜意,男人到了一個年紀,身上有點錢自然有風采,不用發愁三餐,身邊女伴無論老少,卻也不斷。平日如果不是周旋女友間,就是做些大小投資,早些年台灣光景好的時候,他操作股票和房地產的績效都還不錯,留了點資產,可是這幾年金融市場變化太快,他賠了連動債之後,成為現金、股票與房地產的忠實信徒,給外人看的,就是現在住的這間房子,和一間收租店面。

老胡不和兒子往來還有一個原因,就是老伴走的時候,為了一些事情和兒子們不愉快,面對即將謝幕的人生,老胡對生死沒有豁達,只有恐懼,只要提到「分」、「死」這種關鍵字,就會莫名暴怒,幾年下來子孫們也避之唯恐不及。

「發現的時候身體都冷掉了,還好一月天,要不是那天有事打電話給他,一直沒人接,去通知他兒子來,不知道何時才有人發現。」老胡的老友是在公祭時,這樣轉述他的最後一程。

老胡雖走得痛快,卻留下一屁股的麻煩給子孫收拾。

第一個麻煩是老胡走得太匆匆,三個小孩雖然養家無虞,卻都沒有積蓄,料理完喪事之後,還得處理遺產稅。即使不過10%,可是扣掉了現金、還有一些缺口,三兄弟為此大吵好幾架,還好最後三人總算達成協議,先把老胡生前住的大安區華廈賣掉償稅,再來處理後面的事情。

另一個麻煩就是老胡引以為傲的店面。

會賣掉老胡住的房子留下店面,不外是三兄弟覺得店面是金雞母,還是留下來比較好,既然還有房客,租金也不錯,三人平均繼承後租金均分,每個月也有點零用錢花,當初的想法是,就讓這間店面長長久久,各房每個月也多些花銷。偏偏天不從人願,胡二哥理財不慎,搞到1/3的應有部分遭到法拍,本想這種持份沒人要,誰曉得還拍掉了,更糟糕的是三兄弟遇到事情只會糾纏在情緒,整天吵嚷不停,沒人想拿錢出來處理,最後把優先承買權的期限都拖過了。

一間店面有了外人介入成為共有人之後,事情就複雜不少,這人就姑且稱他A吧,A的年紀比老胡小些,若要說起來,也足以當三兄弟的叔叔,聽A說,自己以前是做生意的,身段很軟且口才又好,一拿到1/3的產權後,他就約了胡大哥和胡小弟吃飯,說自己只是一個退休族,只在意收租,其他不會干涉太多,請他們放心。

「還好是A先生得標,那看來我們也不用太擔心了。」胡家兩兄弟是這樣想的,可是到了後來,胡家兄弟就發現好像不是這回事。

A似乎是個老手,深諳人性陰暗面,和胡大哥還有胡小弟交換聯絡方式後,常常就聽到兩兄弟三不五時和A去吃飯喝咖啡,還提供他們兄弟倆一些股票投資建議,雖然沒有主導店面出租的細節,可是胡大哥和胡小弟都覺得雙方好像想法和意見都比以前多了,甚至有時候聽到傳來的話,彼此都覺得好像是和一個陌生人共有這間店面。

「說起我那個兄弟,還不如A這個外人會站在我立場上著想。」胡大哥有一回跟老婆抱怨。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A這個外人和胡家兄弟一起抱著這個店面,也過了一年半,這半年剛好房客因為生意不佳決定退租,也遇到景氣不好,這個店面硬是空了大半年,這大半年間,手頭較緊的胡小弟一度想要降租求客,口袋飽飽的胡大哥怎麼樣也不肯,就這樣事情就陷入僵局,A看起來抱持中立態度,但要是深知箇中的明眼人都瞧得出,如果A沒有在其中搞些情感上的破壞,狀況應該不會那麼複雜。

「我就是沒錢,不然幹嘛看人臉色。」胡小弟憤慨地說。為了這事情,兩兄弟不只一次約出來談,不只沒有結論,還可說是不歡而散。

「我看你們兄弟這樣,也不大忍心,我也沒那麼多錢把你們的持份買下來,不然這樣好了,我讓一步,就一起賣了吧。」A這樣提議。

或許是怒氣攻心,抑或是其他原因,兩兄弟氣急敗壞下,都簽字同意賣掉,只是他們怎麼也想不明白,不是說市場景氣不好,這店面卻能在很短的時間就成交。

後來聽說那店面是A的一位朋友買下的,胡家兄弟也到那時候才整個看明白。

凡事就求出一口氣,成為別人的棋子也是剛好而已。

  • 分享:
left btn
right bt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