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財富網 觀點新聞 讀軍校、服兵役,軍公教竟都併入退休年資!蔡總統你別再開會了,年金直接「改革」吧

讀軍校、服兵役,軍公教竟都併入退休年資!蔡總統你別再開會了,年金直接「改革」吧

撰文者讀者投稿
一個提供讀者朋友分享投資理財心得的園地。
蔡英文
攝影:商業周刊
圖片放大

一年過去了,新政府上台也8個多月了。看著民調直直落,甚至烏鴉型的名嘴都已預言,小英的任期會比南韓的朴槿惠還短,到底原因出在哪?套句台語俗諺就是:「癢的毋扒,沒癢的扒到破皮」。

全國政務,千頭萬緒;掌權者當然要分輕重緩急。民意支持度高的如年金改革,就該立刻進入執行階段,並要學商鞅變法那樣徙木立信。相反的民意支持較低的如廢死,或是正反雙方旗鼓相當的如同婚,則應多溝通、多推廣。

但這8個月來,民眾看到的卻是癢的不抓,不癢的卻抓到皮破血流。有希臘的前車之鑑,沒有歐盟與世銀為後援,少子化更嚴重的台灣,獨厚軍公教的年金制度再不改革,我們的下場會比希臘更慘,這一點明理的軍公教也都清楚,年金改革早已是不能再拖了。

奇怪的是,還未完全有共識的修民法納入同婚案,在國會裡民進黨不分區立委能不等內閣部會提案就力推;但馬英九時代就有了草案的年金改革,卻牛步化地還要不斷開會,甚至還要開什麼國是會議!

年金改革有很多項目要做,蔡英文宣布把任務特殊的軍人與公教切割處理、對終身俸不高的基層榮民訂定地板原則、對高官則有天花板原則、延後請領退休金年齡、降低所得替代率,縮短軍公教和勞工之間的差距……這些不都已經是大多數國人的共識了嗎?直接拿出數字來實質討論不行嗎?

年金改革第一步最該做的,就是實現轉型正義,例如毫無道理的在軍人退役時將入學期間折算年資,公教退休把服義務役期間也折算年資,這些偷渡自肥,不就是軍公教退撫金不公不義的寫照嗎?

大家都有服義務役,公教人員退休時,這兩到三年竟然要折算年資;大家都有求學,職業軍人讀軍校期間已有公費,退役時竟然要折算年資;我們其他人是否也可要求政府,在勞工退休與國民年金裡加計服役與讀書年資?

為什麼要調降18趴時,這批人主張「不溯既往」;現在把就學或服義務役期間折算年資,又堅持要「溯及既往」。原來溯不溯及既往,某些人的原則就跟狗一樣,「黃金」在哪裡,頭就轉向哪裡。

大家應先釐清一個事實:請問台灣現行的退撫制度,從軍公教、勞工到國民年金,甚至全民健保,這到底是社會保險?還是社會福利?

如果這是保險,那麼低費率、高支出,還有一大多人以前沒扣錢,現在享有的福利卻超高,但現在繳錢的將來卻不見得享有,因為那時一定破產。除非台灣地底下自己冒出石油,否則國庫一定坐吃山空,這是典型的「烏龍保單」,現在台灣的隱藏性債務,若是公司,早就被銀行列為拒絕往戶了。

那麼如果要改,勞工與國民的部分剛開辦,問題較小,當然是先改最嚴重到病入膏肓的軍公教退撫金。但是話說回來,如果這是社會福利,每個人只要你活得夠長,就通通能領。可是要這樣做有個先決條件,那就是像北歐國家那樣,每個人月收入的一半以上都被扣繳;不過只要這個數字一公佈,大概就沒人會支持什麼高額退休金了。

聖經上說:「公義使邦國高舉,罪惡是人民的羞恥。」很多事其實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站在局外者角度一看,怎麼做才符合公義是很清楚的。

一個不公義的政策施行下去,一定會有一群人受益。設計這套政策的當權者不是笨蛋,鞏固住一群人,甚至激發一群人的危機感,這種族群動員對當權者永遠最有效的替死鬼與擋箭牌,這種方法對當權者也永遠管用。所以任何政策受益者都不是賊,因為國家執行公權力,就算你不願意當受益者,也無法拒絕。

現在一個公教人員要退休,國家把他服役二到三年的年資折算多計一年到一年半,這當然不是他本人的錯。就算他覺得這樣做不對,他也無法拒領這多出來的一年到一年半,除非全額拒領,也沒聽說可以拒領部分的。

所以政策受益者絕不是賊;但擴大適用範圍的官員是賊,組織團體企圖延緩或降低改革範圍的那些人是賊,將不符公義的行政命令進而立法到法律位階的官員與立委也是賊。其他像是黨職併公職,也是最明顯的搶劫。

  • 分享:
left btn
right bt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