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財富網 觀點新聞 矽品還是賣了!纏鬥10個月,林文伯為何仍同意變成日月光的「員工」?

矽品還是賣了!纏鬥10個月,林文伯為何仍同意變成日月光的「員工」?

撰文者商周財富網編輯室
商周財富網編輯室為讀者嚴選包括國際財經、全球股市、致富者成功心法以及與上班族生活理財的內容。
張虔生的性格,如同典型的溫州巨賈,總能搶先市場一步,作風非常「敢」且充滿爭議,此次對矽品出手,也掀起話題。
張虔生的性格,如同典型的溫州巨賈,總能搶先市場一步,作風非常「敢」且充滿爭議,此次對矽品出手,也掀起話題。
圖片放大

演了將近10個月的日月光、矽品公司經營權保衛大戲,終於在矽品董事長林文伯走進證交所,和日月光董事長張虔生「歷史一握」之後落幕。

5月26日,全球市佔第一和市佔第三的半導體封測廠在股市停牌,下午5點半,張虔生等三位日月光的代表坐在席上,林文伯和矽品總經理蔡祺文緩步走進會場,張虔生笑著起立迎接林文伯,兩人握手,司儀對著在場記者說:請記錄這歷史一刻!

日月光宣布,將成立控股公司,同時100%持有日月光和矽品兩間公司,未來日月光和矽品都會下市,轉為這個控股公司在台灣以及美國紐約證交所掛牌(ADR)。

雙方強調,這是一個「兄弟登山、各自努力」的合作,接下來兩間公司仍然維持各自的經營團隊,張虔生特地感謝林文伯願意「排除一切困難」共創控股公司。

表面上,林文伯保住矽品,台灣兩大半導體廠也有了和平結局,好像皆大歡喜。

可是,實際上就是日月光併購了矽品。日月光將以1股換新控股公司0.5股,並用每股55元的現金買下矽品的所有股份。白話一點說,新的控股公司的股東,就是現在日月光的股東,矽品呢?就是「拿錢走人」,在新的控股公司沒有任何股份。

從最初的激烈反抗,發動臨時股東會,找來鴻海郭台銘增資換股,甚至一度傳出要和中國紫光集團合作,逼退日月光的「惡意併購」……半個小時的記者會,林文伯始終沒有正面回答這個問題:為什麼最後還是同意用每股55元,將矽品賣給日月光? (當初,林文伯曾批評日月光收購價格過低)

現場問號滿天飛,林文伯僅說:當時的市場狀況,和今天的市場狀況不一樣。

賣股出場,林文伯跟退休沒兩樣?

記者會上,日月光強調會邀請林文伯和蔡祺文進入控股公司董事會,但並沒有說明,兩人的股份從哪來?(總不會是要林、蔡擔任獨董吧?)

林文伯說,「我感謝張董事長,非常有誠意邀請我們進入日月光集團。」換句話說,林文伯就要變成張虔生的員工了。他強調,過程中感受到張虔生對產業發展的遠大眼光,而不是只是為了「要併一個公司」。他說,矽品從日月光去年第一次公開收購矽品股票時,就不斷思考什麼是對員工和客戶最好的方案,而張虔生解決了矽品的疑慮和員工的不安,保證留住「矽品」這個名稱,各自獨立經營,全數員工留任,薪酬福利和人事規章都不變,是矽品同意被收購的最大原因。

去年10月,林文伯接受《商業周刊》專訪,日月光無預警發動收購,「他(指張虔生)等於插了一把刀在我的心臟,只差一點點就刺進去,然後說,你要不要跟我合作?」

採訪末了,林文伯說:「人的成功不是自己的成功,而是這個企業是不是成功,至少我讓企業健康的再走下去,我消失了也沒關係,人本來就會消失嘛,三十年也就這樣過去了,只是你消失的身段是什麼樣子?你的身段,你的背影是什麼樣子。」

商周記者問:「你希望的背影是什麼樣子?」

林文伯:「不要留下任何痕跡,但我希望矽品這名字再留三十年。」

矽品在停牌前最後的收盤價是50.5元,日月光以約9%溢價買下矽品,估計要花1千7百多億(其中日月光持有33%的矽品股份,也是由新的控股公司為名義出資買下)。

相關報導: 台灣史上最大惡意購併案,「被害人」林文伯告白:一把刀插在我心臟差一點就刺進去了 

  • 分享:
left btn
right bt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