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地產

房子 房屋 買房 購屋 房地產 房價  房市
圖片來源:photo-ac.com

或許是都市生活特別磨人,這些年越來越多的人打著上半輩子在都市裡討生活,下半輩子在鄉間過日子的算盤,和摯愛的家人一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過著只羨鴛鴦不羨仙的生活。

錢伯就是這樣想的。

就客觀條件上,錢伯身體不錯,比起同年齡的朋友,雖堪稱不上數一數二,至少也耳聰目明,雖然兒女們都覺得他離鄉背井那麼久,再回去鄉下生活不見得住得慣,但孩子們不知道的心思是,在那個可以靠教育向上流動的年代,爸爸因為會讀書,備受村里敬重,鄉親並不清楚錢伯在大都市的職場過得並不得意,總認為這個「鄉狀元」在台北一定相當發達,每每回鄉的禮遇,就足堪告慰那些工作委屈;加上那些兒時美好記憶,讓錢伯覺得回鄉必然是他退休後的最理想選擇。

「現在買,我沒事還可以回去種個菜;鄰居都是老朋友,相處起來沒壓力,人怎麼說都是要落葉歸根的啊。」錢伯一邊上網找案子,一邊笑呵呵地跟老婆說。

只是,找個物業沒那麼容易,上網找了大半年,他也專程回家幾次,眼看就要退休,看來看去總覺得和他想像的不大一樣,景觀好的房子老,房子新的景觀不好;要合心意的,還真買不起。某一天,錢伯無意間看到一個建案廣告,標榜退休居住一次到位,就打了電話過去。

想不到,這才是惡夢的開始。

接電話的是一個秀氣的女聲,聽到錢伯有興趣,在電話裡初步介紹了一下案子,然後很熱情的約了周末下午去看看。

銷售小姐是一位看起來福態的中年婦女,她告訴錢伯,這個案子是她老闆的壓箱寶,養地很多年,因為條件很好,捨不得拿出來開發,直到準備要退休了,覺得應該用回饋鄉親的心情推出代表作,除了施工、用料都在水準之上外,最棒的是,老闆覺得要回饋就回饋徹底,所以只要買地,看起來很有德國鄉村氣息的小木屋是送的。

「怎麼有這麼好的事情,該不會是騙我吧?」錢伯聽了是又驚又喜。

{DS}

「老闆對我們很好,他說做事業最要緊的就是良心,我們也都跟著他,這麼多年他覺得賺夠了,退休前的這個案子,因為回到自己的老家蓋房子,一切就當作是做功德。」銷售小姐感性地說。

「而且,您看到的這5戶,已經賣掉3戶,還有1戶應該周一會來,如果要買,真的要快,300萬這種價錢,我們也是專業團隊,您在台北什麼都買不到,我是真心建議您不要錯過這個機會啦。」銷售小姐在講完這些事後,也不忘催促錢伯快做決定。

這一路聽下來,同鄉情誼打動了錢伯,再加上他也覺得機不可失,當下就先付了3萬訂金,回到台北之後,也沒跟家人商量就解了定存,把一切手續辦好,畢竟完成退休夢只剩最後一哩,不拚一下更待何時。

確實,剛開始很多事情開心,錢伯帶著家人和鄰居喜相逢,大家也都是住在大都市看了網路廣告來圓田園夢的斯文人,相處起來都不錯,假日會到彼此的小木屋裡面作客,談天說地頗為愜意,偏偏高興沒有多久,他們接到縣政府的違建拆除公文,才知道事情大條。

「當初那個小姐還保證絕對一切合法,沒有問題,現在怎麼會這樣。」鄰居太太驚恐不已。

為了這事情,他們想盡辦法找到建商,才發現那個建商根本就不像當初講的那麼有良心,後來,錢伯才知道,當地同樣類型的農地行情一坪6千元上下,買地送屋一坪賣他2萬元,是正常市價的3倍多,買貴不說,這個案子為了符合興建規定,把750坪農地拆成5分銷售,一家150坪,土地是共同持分無法分割,送的房子是違建,只要檢舉就拆除,中間錢伯一度還和鄰居聯袂去打官司,只怪當時大家都沒有好好審閱合約,最終以敗訴收場。

「幾十年沒回去,想不到現在的人怎麼那麼壞。」錢伯氣憤的說。

這世間,人事全非並不全然在事,而在人心,靠得了譜的,只有自己,絕非人親土親。

作者簡介_徐佳馨

徐佳馨,現職為住商不動產企劃研究室主任。畢業於世新大學廣電系、輔仁大學大眾傳播研究所,學傳播卻因緣際會進入房產業,多年來在海納百川的房地產業裡看市場也看人生,擅長以淺顯方式解釋法規、政策與市場趨勢,除採訪與廣播、電視節目外,專欄散見聯合新聞網、YAHOO奇摩房地產、東網台灣、NOWNEWS、商周財富網等媒體,著有《房市專家教你買一間會賺錢的房子》、《30堂千萬房產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