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地產

老人 長照
圖片來源:dreamstime

雖說「沒有賣不掉的房子,只有賣不掉的價格。」偏偏有些時候,房子也會自己找主人。

這些年常講故事,有時提到會自己找主人的房子,總讓我想起小張。

小張和多數人一樣,來自一個中產家庭,爸爸在一家大企業上班,媽媽在家裡帶他和姊姊兩個小孩,在那個經濟起飛的年代,小張家裡靠著爸爸的薪水,和媽媽幫人裁縫與做點股票的小收入,省吃儉用,除了拉拔大孩子,還攢出一間市區三房公寓。

對小張他們一家子而言,這樣的日子就很滿足,不是大富大貴,卻也不愁吃穿,一家子團圓和樂,家人都穩當踏實,人生如此,也沒啥好特別企求了。

只不過前幾年,一向硬朗的張爸早晨遛狗時忽然覺得胸口有大石壓住,又冷汗直流,鐵齒的他不服老又不信邪,硬是放著不管,直到某個冬夜在家看電視時忽然昏了過去,家人緊急送到醫院時,就救不活了。對於這事情,張媽很是傷心,畢竟張爸才退休沒多久,兩人正準備好好享受退休生活,丈夫忽然撒手人寰,對太太實在是難以承受之重。

足足一年多,張媽只要看到張爸常坐的那張藤椅,就會忍不住掉眼淚。

看著媽媽日漸消瘦,小張和姊姊都覺得這樣不行,總要想個辦法,討論方案其中之一,就是把房子賣了,換一個新環境。

「媽年紀也大了,爬樓梯也不是辦法,每天看她上下樓,萬一摔下來,我們都在上班,太讓人不放心了。」小張對張媽的說法是這樣,畢竟要老人家告別熟悉環境,沒有那麼簡單。

剛開始,張媽是不願意的,房子的思念和回憶太重,第一次提的時候,張媽轉身看一眼小張,淡淡地說:「房子賣了,你爸怎麼回家?」

話就這樣打住。

{DS}

到後來的幾個月,小張好不容易說服張媽,但老人家對價格沒太多意見,就是對新買方有些期待和要求。

「我們會盡量試試看,但是要花一些時間。」接受委託的房仲弟弟話說得誠懇,可是小張也知道,張媽不希望房子的下一手買家很快轉手,最好能像他們當年一樣,是一對小夫妻,跟他們一樣有兩個孩子…小張感嘆,這種世道,連找個伴都難,何況找到伴,願意步入禮堂,還要生兩個孩子。

「媽真是有智慧,找了軟釘子給我們碰。」小張對這事情是有點微詞,雖然說尊重,可是買方會不會出現很難說,他甚至私下跟房仲說好,只要有買家出到不錯的價格就賣了,媽媽那邊他會負責溝通。

說來也奇怪,以小張家的條件,價格開得不特別貴,理論上應該有不少人看才是。委託一個多月,還陰錯陽差沒人看。想看的人要不就是時間配合不上,要不就會遇上下大雨,雖然中間一度懷疑房仲弟弟不夠積極,但小張總是看他在路口發傳單,加上回報也積極,沒人看房實在讓他覺得很納悶。

就在小張覺得認命的時候,還真的來了一組買方,先生在某大企業上班,太太原本在一間小公司上班,因為懷孕不舒服,暫時辭職回家休養,家裡有一個小女孩,看屋那天,張媽剛好在家,一切就像冥冥中有安排,一家子聊得很是投緣,過沒兩天,這一組客戶就出價,雖然比市價便宜一點,但張媽還是答應得很痛快。

「我們很喜歡這個環境,可是預算有限,還好有張媽媽這間房子,不然我們不知道要租屋租多久?」買方的先生這樣說。

後來小張才知道,媽媽並非不想賣房子,只是她希望把當年努力的心血,交給和他們一樣珍惜的人。

就那麼剛好,小張家本來就打算先賣後買,當時還在傷腦筋不知道中間那段空窗期要住在哪裡,盤算著要先行租屋,還是付租金給買方;而小夫妻也因為要等太太產後,安頓一切再行搬家。

「你說這不是冥冥中有安排?」小張讚嘆的說。

萬事上天皆有安排,回頭去看,往往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作者簡介_徐佳馨

徐佳馨,現職為住商不動產企劃研究室主任。畢業於世新大學廣電系、輔仁大學大眾傳播研究所,學傳播卻因緣際會進入房產業,多年來在海納百川的房地產業裡看市場也看人生,擅長以淺顯方式解釋法規、政策與市場趨勢,除採訪與廣播、電視節目外,專欄散見聯合新聞網、YAHOO奇摩房地產、東網台灣、NOWNEWS、商周財富網等媒體,著有《房市專家教你買一間會賺錢的房子》、《30堂千萬房產課》。